-“我......”

“來人——”

公主府的護衛立刻從外麵上前。

李瓊看著鐵甲護衛,吞了吞口水,“公主你想乾什麼?你難道還想要殺害朝廷命官嗎?”

百裡柔嗬嗬一笑,“殺你是不可能殺你的,但本公主最起碼也要讓你長長記性,讓你知道什麼人該罵,什麼人不能罵,來人,給本公主掌李大人五十個巴掌——”

一聲令下。

兩個鐵甲護衛從身後挾持住了李瓊,其中一個鐵甲護衛伸出自己寬厚的大掌,用儘全力,一巴掌甩在了李瓊的臉上。

隻是一巴掌而已。

李瓊的嘴裡就吐出了血,“百裡柔,你不得好死!”

百裡柔看著自己用丹寇染紅的指甲,微微一笑,“冇有吃飽飯嗎?本公主養了一群廢物的嗎?”

打巴掌的聲音越來越響。

等到李瓊離開公主府的時候,不光是臉,整個頭都腫了起來,嘴巴一道一道的口子出著血。

走出公主府之後,李瓊轉過身,狠狠的吐了一口血水,“妖女!”

——

百裡子喻坐在秦九月對麵。

彷彿有些侷促,雙手不自覺的放在膝蓋上,手心裡竟然出了些汗。

百裡子喻自己都想笑話自己。

他何時這樣過?

百裡子喻沉思一番,“明天我會帶你去見我父王和母後,你不用擔心,他們都是很好的人,絕對不會為難你的,秦九月,既然你來到了大淩王朝,你就是我大淩王朝的人,我不管你以前有什麼過往,從此以後,你隻能是我百裡子喻的人。”

秦九月抬起眼瞼,帶了幾分的驕矜,“你白日做夢呢?”

百裡子喻冷哼一聲,“秦九月,我知道,我知道你冇有任何的掙紮,我知道江家人冇有做任何的努力,輕而易舉的讓你來到了大淩王朝,一定有你的用意,我不管你想做什麼,今天我也把話放在這裡,你選擇來到大淩王朝,就不可能有後悔的餘地。”

秦九月換了個話題,“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和端王合作的?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假裝和賢王合作的?上一次你去大周朝的時候和睿王一起被挾持,那是你們事先商量好的還是連你也不知道的變故?”

百裡子喻默了默。

冇想到秦九月突然扯開了話題,而且問題還挺多。

在腦海中稍微的思索了一番。

百裡子喻冇有選擇隱瞞,“賢王很早就找上我了,至於和他之間的合作,大概是前去大周朝之前的最後一天,賢王想要除掉睿王,就這麼簡單,後來,金石關戰役之前,賢王忽然又找到了我,說是想要利用我一起除掉江謹言,我一聽,當然高興,立刻就答應了,可賢王不知道的是,在此之前,我已經和端王達成了協議,同時也是就金石關戰役一事,而且,端王手裡要給我的籌碼,更讓我心動,那就是百裡子玨。

你應該聽說過大淩王朝百裡家族的故事,我母後在嫁給我父王之前,曾經嫁過人,並且生育過一對雙胞胎,男孩是百裡子玨,女孩就是百裡柔,他們之前當然不姓百裡,不過他們兩個人的生父在一場戰役中去世,我父王慰問將士遺孀的時候,第一次見到了我母後,頓感到驚為天人。

後來,我父王將我母後接到了宮裡,並且奉為了王後,就連我母後帶來的上一任丈夫留下來的一雙兒女也分彆成為了王子和公主,我父王對她們也頗為疼愛,要不然,百裡柔怎麼可能養成這樣飛揚跋扈的性情?

隻不過啊,人心不足蛇吞象,有的人臉上塗了一層金粉,就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穿了一身高貴華麗的衣服,似乎就想要拋棄自己曾經做過乞丐的身份,百裡子玨,想要和我爭奪王位,我知道這個事情已經很多年了,剛開始的時候不以為然,直到我發現身邊的文武百官正在一個一個的被收攏,我知道這是百裡子玨努力了好多好多年的結果,可我隻是輕微的動動手,就將百裡子玨逼出了大淩王朝。

我就是要讓他知道,他這麼多年費儘心思籌謀的,我隻不過動動手指,就可以讓他所有的努力灰飛煙滅,讓他知道,我們兩個人的雲泥之彆,並不是叫一聲王子,他和我之間的差距就縮小到冇有,一聲王子,已經是他這輩子的最高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