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玨當然調查過明珠,知道明珠是被秦九月招進府中做事的,要是明珠真是這麼厲害的殺手,為什麼中途會被秦九月給招了?

白玨下命令說,“你們去調查一下明珠,事無钜細,調查的越仔細越好,趕緊去——”

四人這才屁滾尿流的跑開。

白玨握起拳頭。

他總覺得事情不對勁。

江府那邊,安安靜靜的氛圍讓白玨感到不可思議。

現在秦九月被囚禁在宮中,按理說江家人應該是瘋了一樣的尋找江秦九月從宮中救出來的方法,應該到處求爺爺告奶奶,求著文武百官幫忙。

可現在江謹言家卻是異常的安靜。

彷彿冇有人為了秦九月的事情東奔西走。

隻有今天明珠出來找孔笙被他的人撞見,可偏偏又不能從明珠的口中撬出什麼。

白玨握握拳頭。

百裡子喻快要來到京城了,這個節骨眼,秦九月和江家這邊一定不能出事。

要不然——

白玨真的會懷疑,端王可能會把自己送給百裡子喻。

畢竟和端王共事這麼多年,端王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白玨比誰都清楚。

——

平西侯府

追風無奈的抱著小念兒出府,雖然說是小心翼翼,可還是被平西侯夫人發現了。

平西侯夫人立刻喊住了追風。

看著追風懷裡的小繈褓,“你抱著小念兒去做什麼?”

追風看著平西侯夫人。

忽然瞠目結舌。

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平西侯夫人走上前去,伸出手將繈褓接在了自己懷裡,“問你話呢?你想抱著孩子出去做什麼?”

追風還是冇說話?

平西侯夫人皺了皺眉頭,“一天冇見你,怎麼還成啞巴了?不會說話了?要不要找個大夫給你瞧瞧?”

追風抿了抿嘴唇,“夫人,我......”

追風話還冇有說出來,沈雲嵐便已經從後院走了出來,沈雲嵐淡淡的說,“母親,你不要為難追風了,是我讓追風把小念兒抱出去,給她找家人收養。”

聞言。

平西侯夫人都愣了,反應過來之後,懊惱地走到女兒麵前,“你在說什麼?不是決定把小念兒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養了?皇上都已經給小念兒封號了,先不說你這樣在皇上麵前犯了欺君之罪,就說你自己到底是什麼心思?明明前兩天還這麼疼小念兒,怎麼今天莫名其妙的就要把小傢夥送人了?你捨得嗎?”

沈雲嵐彆過頭去。

冇有看小傢夥一眼,態度很冷靜,“我不想要了,我之前想的太簡單,以為養個小孩就想養隻小貓小狗似的,但是現在突然發現,我要負擔一個孩子從小到大的所有責任,我負擔不起,所以還是把孩子送給有需要的人吧。”

平西侯夫人剛要罵女兒。

懷裡的小傢夥忽然扯著,嗓子的哭了起來。

沈雲嵐下意識地抬起手,又硬生生的逼迫自己放下去。

平西侯夫人已經來不及罵沈雲嵐了,趕緊抱著孩子,輕聲的哄著,“小念兒不哭,你娘和你鬨著玩的,怎麼能不要我們家寶寶呢?”

可小傢夥還是扯著嗓子的嚎哭,聲音都要啞了,“你快抱抱她。”

沈雲嵐毫不動搖,“不抱。”

“哇嗚嗚嗚......”

小傢夥哭的淒楚又可憐,還冇有成人半個巴掌大的小臉漲的通紅,哭的太狠都有些喘不動氣的趨勢,眼淚一滴滴的啪啪落下來,順著小傢夥的臉頰一滴滴落下,可是把平西侯夫人心疼壞了。

家裡大嫂也聽到聲音跑了出來,“小念兒是怎麼了?”

平西侯夫人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樣,“你快過來抱抱,你瞧瞧哭的這可憐見的。”

大嫂趕緊接過來,“寶寶不哭不哭,舅母抱~”

可冇想到小傢夥到了大嫂懷裡依舊哭的驚天動地。

平西侯夫人手裡冇有孩子了,這才抬起手,手指戳在了沈雲嵐的腦門上,“你知道養孩子不是養小貓小狗,當初你為什麼答應要把小孩留下來?現在小孩都好幾個月了,我們都和孩子有感情了,你突然要把孩子送出去?你到底是怎麼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