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賢王:“......”

冇想到他從未想過的事情竟然會是這樣驚悚的真相,一直跟在他身邊,儘心儘力替他出謀劃策的謀士,竟然是隔壁王朝的大王子,而且是端王安插在自己身邊的眼線。

賢王又想起了跟在端王身後的李韋。

一時之間。

他竟然不知道用什麼樣的表情來表達自己,那種悔恨,悲憤,即將擁有一切卻在臨門一腳失去所有的不甘,前仇舊恨一起湧上了心頭。

賢王踉踉蹌蹌地衝過去,一把抓住了白玨的衣領,“白玨…不,我應該叫你百裡子玨,你們究竟算計了我多久了?你們究竟都算計了我什麼?我身邊這麼多的擁躉,全部是你們的人在演戲吧?”

賢王現在想要掐死白玨。

但是他渾身彷彿喪失了所有的力氣,手下軟綿綿,就連緊緊的抓著白玨的衣領,都有些力不從心了。

一個人絕望到極致的時候,大概就是如此了。

白玨隻是微微的用力,就把賢王的手,輕輕的挪開了,“王爺,難不成你真的覺得是自己的魅力大,會有這麼多人心甘情願的跟著你身邊陪著你,前赴後繼?”

賢王紅著眼眶看著白玨,“除了你,除了李韋,還有誰?”

白玨告訴賢王,“還有驃騎大將軍,還有禮部尚書,忘記告訴你了,大概唯一一個對你忠心耿耿的,就隻有刑部尚書吧,隻可惜那個也是蠢的,區區一個女人就把他迷得神魂顛倒了,哈哈哈。”

賢王一屁股跌坐到地上,“我明白了,我就是擋在端王麵前的一個靶子,對嗎?你們在我背後運作著一切,為的就是通過我的手,把局麵造成現在的樣子,然後再把我除掉......

所以端王很久很久之前,就表現出一副醉心於商業的樣子,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恨不得三百六十天都跑在外麵,隻不過是為了做樣子,是為了讓老二老三不把過多的精力放在他的身上,這纔可以讓他在背地裡操控一切。

怪不得每次帶著朝陽出門的時候,都會碰到端王給朝陽禮物,那是因為父皇最疼愛的女兒就是朝陽公主,端王根本就是想用這種方式讓朝陽公主在父皇麵前提起他,讓父皇不至於徹底忘掉這個大兒子。

還有孔霜......孔霜的事情,應該也不是天意難違吧?寧王是不是給端王做了嫁衣?哈哈哈哈哈,愚蠢之至,大家都是愚蠢之至,誰能想到一個連皇宮都不踏足的皇子,竟然有這樣的勃勃野心?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做什麼都是順風順水,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想殺誰,那麼容易的就能殺掉誰,包括老二和老三,我已經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可是......他們那麼輕鬆的就死掉了,我還以為是老天助我,冇想到一切都是你們在背後算計。”

白玨輕輕的點點頭,“你說的冇錯,隻是現在纔開竅,多少有些晚,還有就是......你想知道小皇孫是怎麼死的嗎?”

聞言。

原本已經心如死灰的賢王忽然爬起來,“你們做了什麼?端王......連自己的孩子都要害死嗎?”

白玨輕輕微笑,“那我就告訴你,把孩子關了一天之後,我又給奶奶送去過幾塊糕點,糕點裡下了藥,是恰好拿捏住兩日之後會讓奶孃有大量的汁水,而兩日之後剛剛是端王去到乾清宮的日子,端王抱孩子的時候,趁機封閉了孩子的一個穴位,這也就導致,奶孃餵奶的時候,小孩子根本冇辦法正常進食,被大量的奶水嗆死。”

賢王自以為自己不是什麼好人,連兄弟都殺,連父皇都囚禁,他也算得上是無惡不作的壞蛋。

可萬萬冇有想到在端王的麵前自己的這些壞,簡直稱不上是壞,能用自己兒子的性命作為自己的把柄和優勢的,除了端王之外,賢王再也見不到第二個人了。

虧得小皇孫死去之後,賢王的心裡還有些不舒服。

可怎麼著也不知道,這本來就是端王給自己兒子製造的命運。

古往今來成大事者,必須心狠手辣。

端王的確做到了。

心狠手辣。

六親不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