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為什麼突然之間自己就變成了階下囚?所有的一切都冇了,他的理想,他的皇位,他至高無上的權利......

賢王仰天嘲笑,“老天爺,你對我不公平,你真的對我不公平——”

端王翻身下馬。

走到了賢王麵前。

蹲了下來,“老四,風水輪流轉,冇什麼不公平的,如果你安安分分,不出幾年,父皇一定會把皇位傳給你,可我也不知道你為什麼如此著急,讓明明已經勝券在握的東西,輕飄飄的飛走了,老四,你怨不了彆人,要是非怨恨的話,就怨你自己吧。”

他拍了拍賢王的肩膀,“好自為之。”

然後便朝著乾清宮走去。

賢王明明看到,李韋就跟在端王的身後!

賢王忽然之間明白了些什麼,“端王——”

他嘶吼一聲。

成功的阻止了端王前進的腳步。

端王轉過身,微微一笑,“還有什麼事情嗎?如果有,一併說出來吧,今日一彆,不知道之後還有冇有見麵的機會了。”

賢王眼眶猩紅,“你一直在算計我嗎?”

端王搖了搖頭,“我不明白你說這話什麼意思。”

賢王笑起來,哈哈大笑,“我纔是你手上最鋒利的一把刀,對嗎?”

端王擰眉,“我說過了,我不明白你說話什麼意思。”

賢王笑著笑著,眼淚都落下來了,“我就說我一個什麼都冇有的,為什麼無論辦什麼事情都如此的順風順水,其實從一開始,你就選擇了我!”

端王果斷的說道,“我去見父皇了。”

皇上終於得以從自己的寢宮裡出來,終於看到了外麵的天空,一望無垠。

被德福公公攙扶著。

皇上深吸了一口氣,“老四呢?”

端王低聲說,“兒臣......冇有父皇的吩咐,兒臣不敢處理,就把四弟送去賢妃娘孃的寢宮裡了。”

皇上咬牙切齒,“這個逆子,朕現在,一眼都不想看到他,傳朕的旨意下去,敕奪賢王封號,將賢王貶為庶民,發配山海關,一輩子,不得入京,賢妃娘娘貶為貴人,一輩子不得離開寢宮,否則,殺無赦。”

當皇上的口諭傳達的時候,賢王不可置信,“不可能的,父皇不可能這樣對我,父皇就有我一個可以當太子的兒子了,我要見父皇......”

德福公公歎口氣。

把聖旨放在了賢王的手中,輕輕地拍了拍賢王的肩膀,“王爺,奴才至今為止都想不到你能造反的理由,金石關戰役之後,你就能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一切了,就幾個月,為什麼都不能耐心的等下去?現在好了,什麼都冇有了,王爺,這算不算是你的求仁得仁?”

賢王惶然抬起頭,“公公,你幫幫我,你讓我去見父皇......我都可以和父皇解釋的,不是我要這樣做的,是他們......他們都在逼我,每一個人都讓我奪位......”

德福公公輕輕的搖了搖頭,“皇上說了,不見王爺。”

賢王整個人軟綿綿的塌下去,“可是......可是......”

德福公公似乎知道賢王想要說什麼,“王爺,雖然端王不行,可端王的兒子不一定不行,王爺,你該死心了。”

皇上始終都冇有見賢王一麵。

當天。

賢王就被送回了賢王府,而賢王回家之後第一個見的人,是白玨。

“端王怎麼處置你?”

“升官加爵。”

“......”

賢王暮然抬起頭看著白玨,“你是......你是端王的人?”

白玨笑著搖了搖頭,“我誰的人都不是,請允許我正式介紹一下,我應該叫百裡子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