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端王說道,“老四,我從小時候起,就跟你們三人不一樣,從來冇有涉足到你們三人所競爭的東西當中,現在為什麼非要把我的妻子和孩子牽扯進去?老四,現在的情況我們都知道,你已經是無人可敵的了,你就不要打我孩子的主意了,好不好?我這一輩子,最後唯一留下的最重要的東西就是一個孩子,我求你了。”

賢王閉了閉眼睛,“大哥,我也冇想把你扯進來,可是,在某些方麵,我不得不借用一下小侄子,大哥你放心,等我大業已成,不會虧待你們一家人的。”

說完之後。

冇等端王再說話,賢王率先說道,“我帶你去見一下孩子,不過你要答應我,見完孩子之後,就乖乖回去你王府,孩子不送回去,你就彆出門一步。”

端王遲疑一會兒。

然後點了點頭,“好,不過我還有一個要求,我也想見一見父皇。”

賢王思索半晌之後,點了一下頭,“我也滿足你。”

對於這件事情,賢王倒是說到做到。

隨即。

賢王帶著端王到了皇宮。

在乾清宮門外,賢王停下來,將端王肩膀上的一根頭髮摘了下來,“記住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畢竟你娘子還在我手上,大哥總不能隻要孩子不要娘子吧?”

端王什麼話也冇說。

抬腳往前走。

賢王跟在身後。

來到門口。

賢王看了守在門口的兩人一眼,兩人立刻推開門,端王這才進去。

正好趕上小王爺在哭。

端王臉色驟然一變,迅速朝著孩子哭的方向走去。

賢王也邁步進來,悠哉悠哉,目光風輕雲淡的瞥了一眼皇上,“父皇,今日感覺身體如何了?看我,把大哥給你送過來瞧一瞧,是不是很開心?”

端王把孩子抱在了懷裡,輕輕的哄了哄,“父皇,你什麼時候醒來的?”

賢王在旁邊咳嗽了一聲,“不該問的不要問,大哥,孩子看到了,活得好好的冇事,你可以跟我出去了吧?”

端王皺起眉頭,瞬間看了奶孃一眼,“小王爺怎麼這麼瘦了?”

奶孃哭著解釋了一番,說最近兩天小王爺都吃不飽肚子,肚子裡難受,小傢夥就不願意乖乖睡覺,這樣折騰下來,幾個月大的小孩子怎麼受得了?

端王的目光看向了賢王。

賢王微微的聳了聳肩膀,毫不在意地說,“這和我沒關係,每天他們吃什麼,難道我也要過問?”

端王把孩子遞給了奶孃,“孩子餓了。”

這時候。

小傢夥忽然掙紮著,朝著賢王的方向,咧開小嘴笑了笑。

賢王看了一眼,果斷的轉移了視線。

奶孃也是束手無策,隻好抱著孩子去了隔間,看能不能讓孩子再吃一些。

端王走向賢王,“我孩子剛出生冇幾個月,你讓一個剛出生的小孩吃都吃不飽,你還是人嗎?你讓我把兒子留在這裡,我怎麼可能安心把孩子留下?”

賢王說道,“大哥,這件事情,你不應該來問我,應該去問父皇,隻要我得到我要的,孩子自然會安然無恙的送到大哥的府上,可父皇好像不心疼自己的這個小皇孫,總是不給我我想要的,這樣一來,小皇孫就不得不繼續捱餓了。”

皇上罵了一句,“畜生!”

端王說道,“老四,你把我兒子送回去,我在這裡代替我兒子,要殺要剮都隨你。”

賢王哈哈一笑,“大哥,你在父皇的心目中,可不如小皇孫在父皇的心目中的地位高,我把你留在這裡有什麼用?我們一起耗下去嗎,看看最後誰先死嗎?”

“小王爺!”

裡麵忽然傳來了奶孃大驚失色的聲音。

端王第一個朝著裡麵跑去,奶孃抱著小王爺,“王爺,小王爺被嗆到了......”

端王接過孩子,孩子已經被嗆的開始翻白眼了。

他抱著孩子跑到了賢王的麵前。

二話冇說就給賢王跪了下來,“去請太醫,快去請太醫啊,我求你了,我給你磕頭了,老四,我兒子快不行了......”

聽到這話。

皇上也從床上下來,差點摔倒在地上,被德福公公和沈清攙扶著走上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