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提起重金酬謝......

周子昂纔想到了麵前的這些東西,“小娘子,這些東西,算一算銀子吧?”

提起銀子,秦九月可就有精神了。

她也是看人下菜碟。

知道周家不缺錢。

輕輕咳嗽一聲,說道,“藥囊是我婆母手工繡的,就給你算二兩銀子吧,香丸裡我放的香多了些,這藥鋪是你們家的,香的價格你也知道,十粒香丸,五兩銀子,藥丸給三兩吧,總共是十兩銀子。”

周子昂二話不說,立刻從錢袋裡拿出銀子,推到秦九月麵前。

對秦九月說道,“我先試一試,如果有用的話,等我這次出遠門回來之後,絕對還會再找小娘子合作,隻是不知道方不方便的是小娘子家住何處?”

秦九月大大方方的告訴了周子昂。

周子昂微微頷首。

周子珊拿過香囊。

左右翻看了一下,羨慕的說道,“哥哥,我也想要這麼漂亮的香囊,這些花紋繡工比家裡的繡娘做的還要好呢!”

周子昂從妹妹的手裡拿過來,“這是給哥哥治病的,你要是想要的話......就去求一下小娘子吧。”

聞言。

周子珊眼睛一亮。

不靈不靈的大眼睛看向秦九月,“姐姐,你能否抽個空給我也繡一個香囊?”

秦九月想了想。

目光落在周子珊的臉上,興許周子珊臉上的紅疹也能用香囊來治療。

於是,秦九月點點頭,“我下次過來鎮上的時候,會把東西放在藥鋪,到時候你自己過來取,和你哥哥的香囊價格一樣。”

周子珊高興壞了。

立刻拿出自己的小錢袋就要付錢。

秦九月笑著阻止她,“還是到時候和掌櫃的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吧。”

周子珊嗷了一聲,“那也行,等一下我就告訴掌櫃的!”

這纔將羨慕的目光從哥哥的香囊上移開。

秦九月收下了十兩銀子。

也要告辭了。

江謹言寸步不離的跟著秦九月,虎視眈眈的盯著周子昂。

一直等到夫妻倆離開。

周子珊才疑惑不解的問哥哥,“哥哥,你是不是和秦姐姐的相公有什麼仇呀?為什麼他老是瞪你啊?”

周子昂輕輕的撇開摺扇。

笑而不語。

周子珊摸了摸鼻尖,“神秘兮兮的!對了,哥哥,你剛纔不是記下了藥方嗎?趕緊去讓掌櫃的給我抓藥吧,真希望我的臉能早點好起來!”

周子昂撇妹妹一眼。

立刻將她的手打開,“方纔小娘子交代的還不夠仔細嗎?小娘子再三叮囑,絕對不能用手碰臉,你是冇聽見嗎?”

周子姍扁了扁小嘴。

有些委屈巴巴的樣子,“我......我一時間給忘記了......”

周子昂瞪了妹妹一眼。

用摺扇的扇柄狠狠的打了妹妹的兩隻小爪子,“我看呀,就該把你兩隻爪子剁掉纔會老實!”

周子珊衝他吐了吐舌尖。

秦九月最後帶著江謹言去了糧鋪,買了整整十兩銀子的豆子。

老郭頭的驢車都要放不下了。

秦九月不得不租用了隔壁村子來鎮上辦事的驢車。

陳秀秀和王貴還冇有回來。

不得不在鎮子口等她們夫妻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