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重要的是這個,這是我做的藥丸子,按照當初周少爺給的方子做的,藥效和熬藥差不多,隻不過運用一定的粘合手段把它粘合成了小丸子,一日吃三次,每次吃二十粒,這一包是我自己做的杏乾,可以在吃藥後改改味道,算是送你的。”

周子昂捏起香囊,放在鼻子下麵聞了聞,“有檀香?”

秦九月點點頭,“一點點。”

周子昂滿意的說道,“聞起來挺好的。”

秦九月解釋,“是藥三分毒,喝進肚子裡的毒性肯定更大些,所以香囊和香丸相對而言,副作用會小,如果不是出院冇必須要吃藥的情況下,可以用香囊和香丸來改善身體,隻是療程相對而言就要放的很長了。”

周子昂笑了笑,“時間長倒是無妨,隻要能把我這從孃胎裡帶來的毛病治好,十年二十年又算什麼?”

頓了頓。

周子昂又說道,“小娘子,請恕在下冒昧,在下想問一句,小娘子是如何懂藥理的?”

秦九月神秘地敲了敲手指,“這個......抱歉,我可能不太方便說。”

周子昂愣了一下。

反應過來後,立刻笑著說,“沒關係,隻是在下還有一事相求。”

秦九月英姿颯爽的挑了挑眉頭。

桌子上便將旁邊的小姑娘介紹給秦九月,“小娘子,這位是在下的親妹妹,從今年年初開始,小妹臉上便時不時冒出一些紅疹,因此尋遍名醫,藥吃了不少,也塗抹了不少,但卻一直冇有什麼作用,能否請小娘子看上一看?”

秦九月皺眉,她忽然想起了昨晚上做的那個稀奇古怪的夢。

瞬間,側過身子麵對著小姑娘,“小姐能否將麵紗解開?”

小姑娘看了看掌櫃的,又看了看江謹言,似乎有些難以下定決心。

秦九月明白小姑孃的愛美之心。

她拍了拍江謹言的肩膀,“你去外麵等我好不好?”

江謹言撅嘴。

秦九月一瞪眼。

江謹言立刻就偃旗息鼓了,“哦。”

他和掌櫃的一前一後走了出去。

秦九月問小姑娘,“這下可以解開了嗎?”

周子姍點點頭。

慢慢的解開自己臉上的麵紗,露出一張滿是紅疹的小臉。

咬著唇瓣,忐忑不安的說道,“是不是嚇到你了?”

秦九月搖了搖頭。

一隻手輕輕地抬起小姑孃的下巴,仔細的瞧了瞧。

疑惑的說道,“你這看著不太像過敏,感覺像是中毒。”

聞言。

周子昂大驚失色,“中毒?”

秦九月微微頷首,指著周子珊的小臉說,“如果是過敏起紅疹,主要狀況應該是發乾發紅瘙癢脫皮起紅斑,但是現在看起來......這些針尖大小的密集小水泡......十之**應該是病毒性紅疹。”

看完以後。

秦九月問周子昂,“小姐發現起疹子後,吃過什麼藥嗎?”

周子姍立刻拿出藥方子。

放在了秦九月麵前。

秦九月打眼一看,都是她昨晚的夢裡出現的一些涼血清熱的藥物,這些藥物倒是對普通的起疹子能起到藥到病除的作用。

想了想那個夢的結局。

秦九月一邊回想一邊說,“生石膏、丹皮、水牛角、赤芍、金銀花、黃芩、山梔、竹葉、紫草、黃連、甘草、玄蔘,以上這些東西各一錢熬藥,一日兩次,起床後和睡覺前服用,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清水洗臉,任何東西不要塗,每日清洗兩次,還有要切記,一定不可以隨便用手碰臉。”

周子昂不可思議的問道,“就這麼簡單?”

秦九月嗯了聲,“就這麼簡單。”

周子姍一把握住秦九月的手,“姐姐,謝謝你,如果有用的話,改日我一定還會登門重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