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

這可真是大孝子!

眼看江謹言還在胡攪蠻纏,秦九月嚇唬他,“你要是現在不閉嘴,我就把你留在這裡陪江清野。”

嚇得江謹言立刻抬起手,捂住嘴巴。

連忙搖搖頭。

表示自己閉嘴了,讓媳婦兒不要把他留在這裡。

秦九月心裡憋著笑。

傻樣!

秦九月揮揮手,“走了。”

江謹言哦了一聲,趕緊跟上去。

他緊緊的貼著秦九月走,“媳婦兒,我們不是要回家嗎?”

秦九月簡單的說道,“我還要去做筆生意,等一下你不要說話啊。”

江謹言委屈的點點頭。

來到藥鋪。

藥鋪掌櫃的看見秦九月,伸出手指點了點。

笑眯眯的說道,“我以為你這個小娘子不會出現了,我還尋思著我們家少爺是不是遇上個江湖騙子了。”

秦九月翻了個白眼,“我把你們少爺需要的東西帶來了。”

掌櫃的連忙請兩人進裡屋,“二位請稍等,我們家少爺事先交代過,如果小娘子過來,一定要告知他親自過來,我現在就讓人去稟告少爺,小娘子和大哥請坐稍等一會兒。”

秦九月緩緩的點點頭。

她倒也是想和周子昂兩個人商量。

江謹言跟著秦九月一起坐下。

掌櫃的泡上茶,拿出甜點,“請慢用。”

江謹言巴巴的看著秦九月。

後者點點頭。

江謹言才小心翼翼的捏出一塊甜品,慢慢的送到秦九月嘴邊,笑容可掬的說道,“媳婦兒,你吃~”

秦九月:“….…”

掌櫃的看著兩人的互動,笑得一臉盪漾。

秦九月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我不愛吃甜的,你吃吧。”

江謹言這才放進自己嘴裡。

慢慢的咀嚼著。

吃相斯文。

倒是引得掌櫃的刮目相看。

兩柱香的時間過去。

周子昂終於到了,隨周子昂一同前來的,還有一個十三四歲的妙齡少女,小姑娘長得粉嫩嫩的,隻是臉上遮了一塊紗。

俏皮的跟在周子昂身後。

周子昂進來。

秦九月站起來,江謹言也跟著立刻站起來。

周子昂儒雅一笑,自帶韻味風流,“小娘子,請坐。”

五人一起坐下。

秦九月開門見山的打開自己手裡的包袱。

將裡麵的東西一件一件的拿出來。

“周少爺,這個是香囊,你可以隨時佩戴在身上。”

“這個是香丸,放在香爐裡便可燃燒,我還在裡麵新增了一些安神靜心的香料,能起到改善睡眠,緩解神經緊張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