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九月跟著老神醫一起進了宮。

兩人當即被送到了李美人的宮殿。

老神醫壓低聲音和秦九月說,“要是皇上想讓我留下,你就裝肚子疼。”

秦九月的嘴角抽了一下。

冇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被當了一次工具人。

皇上看到老神醫,恭恭敬敬的喊了一聲皇叔,雖然早就猜到了老神醫的身份,可是當秦九月親眼所見這一幕,還是有些震撼。

老神醫輕輕地點了一下頭,很有譜兒,“讓人帶路吧。”

德福公公親自跑過來帶路。

老神醫卻揉了揉德福公公的頭,“老東西,你怎麼看起來比我還老了?是不是在皇帝身邊伺候太累了?”

德福公公嚇得魂都要飛了。

這位小皇叔,果然還是像多年前一樣,嘴巴裡什麼都敢說。

德福公公哎吆一聲,“您可饒了我吧,我這把老骨頭還想多活幾年。”

老神醫笑了笑。

德福公公直接帶著老神醫去了裡麵,“裡麵躺著的就是李美人了,李美人是現在宮裡皇上最寵愛的美人,昨天晚上不知道怎麼的得罪了賢妃娘娘,趁著皇上昨晚批改了一晚上的奏摺,賢妃娘娘讓李美人罰跪,今天早上被髮現的時候,李美人已經昏了過去,宮裡的太醫紛紛趕來,說是李美人的情況複雜,都束手無策。”

老神醫進去之後,隔著一層紗,給人把脈。

手指剛剛搭在脈搏上的一瞬間,老神醫忽然轉身,看向德福公公,“她懷孕了,你們不知道嗎?”

德福公公瞬時更加心驚膽戰,“不......不知道啊,剛剛那些個太醫挨個把脈也冇有把出來......”

老神醫毫不客氣的說,“都是皇帝老兒養的一群廢物,雖說脈搏輕微,可也不至於把不出來,你把皇上給我叫來!”

德福公公知道這事關皇嗣,絕對不是小事,他跑得比小太監都快,氣喘籲籲的在外間看到了皇上。

皇上抬眸。

剛要和秦九月說兩句話,冇想到德福公公就到了,“怎麼了?”

德福公公跑到皇上跟前。

把李美人懷孕的事情告訴了皇上。

皇上迅速起身,“帶朕去瞧瞧!”

德福公公急忙在前麵帶路。

秦九月的目光順著皇上離開的身影看過去,李韋公公笑著說,“江夫人還請在這裡稍等片刻,奴纔去去就回。”

等到賢妃娘娘出現在宮裡的時候,秦九月才反應過來,原來李韋公公是賢王和賢妃娘孃的人。

秦九月低頭,一言不發。

賢妃娘娘目光從秦九月的臉上掃過,又落在秦九月的小腹上,不過這會兒並不是做其他事情的時機,賢妃娘娘一句話也冇和秦九月說,直接去後麵找皇上。

秦九月嘴角翹了翹。

李韋大概也是關心則亂,而賢妃更是心裡有鬼,明明這個時候,賢妃娘娘是千不該萬不該出現在皇帝麵前的。

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皇上坐在床邊,“小皇叔,朕求你了,不論如何,都要讓李美人平安無事纔好。”

老神醫還是淡定的說那句話,“我是大夫,不是神仙。”

寫完了一副藥方,老神醫將藥方子遞給了德福公公,“先按照這方子上麵所寫的藥材去抓藥,然後小火慢熬兩個時辰,趕快去。”

等德福公公拿著藥方親自去抓藥之後,老神醫纔看向皇上。

皇上瞬間明白,這是小皇叔有話要和自己說。

老神醫說道,“皇上呀,一大把年紀了,怎麼連自己的後院都管不好了?”

這麼多年,哪裡有人敢對皇上說過這樣的話?

然而在老神醫麵前,皇上也隻是謙虛的點點頭,“小皇叔說的是。”

老神醫歎口氣,“李美人不是生病,是毒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