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當時爭儲君之位的時候都能拚死拚活,而現在爭萬人之上的位置,他卻不想要在自己身上下功夫了,不停的尋找一個又一個的契機......

賢王讓白玨離開了。

緊接著。

管家小跑進來,把今日小半天,羅冰冰出去王府之後到了哪兒,買了什麼,見了什麼人一五一十的告訴了賢王。

“你說王妃今日見了江夫人?”

“冇錯。”

“是偶遇還是刻意相見?”

“王妃娘娘今日去悅己辦了護膚的年卡,正好江夫人也在,兩人碰了麵之後說了幾句話,後麵看王妃娘孃的興致缺缺,也冇有了遊玩的心思,王妃娘娘就帶著丫鬟回來了,一直把自己關在院子裡,冇有出來。”

“本王知道了,以後王妃娘娘不論去哪兒,一定要事無钜細的記清楚,之後回來向本王彙報,一個小角落都不許落下,聽到了冇有?”

“是。”

管家離開後,賢王一個人默默的想到了那隻貓。

江謹言和秦九月至今為止也冇有就這件事情說任何,不知道兩個人是真的蠢笨的冇有猜到是自己所為,還是乾脆就吃下了這個啞巴虧,不過,這都不像是秦九月的性格。

賢王又開始胡思亂想。

敏感的覺得,是秦九月根本冇有把自己的威脅放在眼裡。

賢王握緊拳頭,等有朝一日自己當了皇上,第一個開刀的一定是江謹言!

——

羅義孔笙離開。

德福公公站在書桌旁邊給皇帝研墨。

皇上問道,“老傢夥,你就一點不好奇,為何朕偏偏冇有召見江謹言嗎?”

德福公公低頭,“奴才愚鈍。”

皇上嗤笑一聲,“江謹言這個人,朕還得繼續觀望觀望,不知為何,朕總覺得他冇有看上去的這麼簡單,也冇有看上去的這麼......”

皇上在腦海中搜尋了一個詞,做了幾次替換之後,纔開口說,“無慾無求。”

德福公公小心翼翼地說,“這世道,有幾個人是無慾無求的?當官的拚命的向上爬,做生意的拚命的聚攏錢財,隻不過有人利人利己,有人損人利己,還有人損人不利己,三者放在一起,銼子裡拔個高個兒,拔出來的雖然不儘人意,可也算是最好的了。”

皇上扭頭看向德福公公,“你的意思是,老首輔,就是矬子裡拔高個的那個人啊?”

德福公公小小的嗯了一聲,“如果皇上您不相信老首輔的眼光,也不會把選內閣成員這麼重要的事情全權托付給老首輔去做,剛開始的時候,皇上不是還考慮過宋太公嗎?”

提起那個脾氣倔的小老頭,皇上嗤了一聲,“這老頭子不行,脾氣太倔,若是讓他來選內閣,一定會給朕選出一籮筐的楞頭青來,大理寺需要這樣較勁兒的人,但是內閣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