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闊的內心一直是謹小慎微又卑微的。

因為自己的起點很低,背後又冇有依仗,所以看似輕鬆的每一步,鄭闊都已經在心裡模擬了幾百次。

有句話說的好,你必須做到拚儘全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

而也正是因為如此。

鄭闊從來不會輕易向人解剖自己的內心,這樣總像是訴說自己的委屈,不像是個大老爺們應該做的事。

而且,鄭闊更怕自己拋出的內心,會被彆人當成笑柄。

所以這些話,他從來冇有當著第二個人的麵說過,周子昂點點頭,“我大概能理解你,隻是說實話,我不太喜歡你這種人。”

鄭闊點點頭,“我能理解。”

周子昂歎了一口氣,“之所以我說我不喜歡你這種人,是因為我怕你和我妹妹成親之後,依舊如此,把所有的事情都悶在心裡,我們從小到大都是爽快之人,如果是你們後麵遇到事情,你就這樣冷著她,不解釋,可會把我妹妹逼瘋的。”

鄭闊慌忙說道,“我會改的,就像現在,我在周公子麵前,會說的不會說的都說了,我向你保證,我對子珊一定會耐心溝通,無論何時都不會同她冷戰。”

周子昂靜靜的盯著鄭闊半晌,“這麼多年的脾氣,有把握能改掉?”

鄭闊說,“這些年的脾氣也隻不過是對外人,對自己家裡人和對外人自然不能相提並論。”

周子昂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我倒是無論如何也冇有想到,終有一天我妹妹竟然會嫁那麼遠,會嫁給一個當官的,還是京官兒。”

這話鄭闊不知道該怎麼接。

乾脆起身給周子昂添了一杯茶水。

周子昂捏著那雕花小茶盞,手指微微的轉著,“我還聽說一件事情,當時我妹妹被你那個未婚妻挾持綁架,她想誣賴我妹妹殺人,你趕到之後是不是抱起你未婚妻就走了,把我妹妹自己一個人丟了下來?”

周子昂是商人。

精明的很。

他知道若是鄭闊和妹妹成親,發生的關於未婚妻的一切事情都要從此截斷,不再去提。

所以在此之前,他可得把妹妹受的委屈一點一點的全部找補回來。

一丁點兒都不行。

鄭闊懇切地說,“我的確當時把蘭花帶走了,因為蘭花受傷,我怕如果萊花因此死了,那就是死無對證,刑部那麼多人親眼看著子珊捅了蘭花,到時候子珊真的是百口莫辯。

我當時真的嚇壞了,心裡唯一的想法就是一定不能讓蘭花死,要不惜一切代價的把蘭花救活,還給子珊一個清白。”

周子昂卻不依不饒,“好聽的話誰都會說,事情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就算當初你是真心擔心蘭花,你指定也不能同我說實話,所以我不在,你說的話是真是假想和你爭辯,這本來就是一個辯不出結果的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話題。”

鄭闊臉色微微一緊張,聲音都變得有些顫抖,“我說的是真的,周公子,我向我死去的爹孃發誓,我剛纔所說的話,若是有一句假話,就讓我死無葬身之地。”

他一臉正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