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賢王娶妻當日。

皇上吩咐大開糧倉,接濟難民,裝滿了各大州府的運糧車,一車一車的糧食通通從京城裡往各大州府運送。

整個京城,成千上萬的難民們紛紛高呼萬歲。

一時之間,大街小巷喜氣洋洋。

倒顯得像是都在為賢王賀喜似的,讓賢王這一次成親也相對於上次和蕭盈盈成親時而十分滿足了。

可就在賢王成親當天晚上。

剛剛度過了洞房花燭夜。

新娘子被累得已經睡著了,賢王去了書房,接到了來自暗衛的情報。

“王爺,這是今天晚上很多人手上出現的報紙,您過目。”

“......”

賢王瞥了一眼屬下,將報紙接了過來,看了一眼之後,就怒火滔天的撕掉了。

“豈有此理?”

“豈有此理!”

“這是哪裡來的?”

暗衛低聲說道,“尚且不知......”

賢王兩隻手捏成拳頭,額頭上爆起青筋,“報紙,整個京城裡,印刷了報紙去賣的除了秦九月還有哪個?”

暗衛說,“應該不是江謹言家出來的,江謹言家的報紙一大早被搶售,屬下親眼看過內容,與此毫不相乾。”

賢王冷哼一聲,“明麵上得罪人的事情,傻子纔會做,你看不見,不代表他們在你背後不去做,本王給你三天時間,一定要把這件事情的幕後凶手給本王抓出來!”

“是!”

暗衛離開。

賢王陰冷的目光落在了被自己撕碎的報紙上。

報紙上麵竟然說:這次開倉賑災,都是端王的功勞!

嗬!

端王的功勞......

交口稱讚,就不怕會要了端王的命嗎?

——

就在賢王成親的第二日,周子昂也抵達了京城。

周子昂這次前來的目的,是要和鄭闊交涉關於鄭闊和周子珊的婚事。

地點在江家。

鄭闊匆忙從刑部趕過來,第一次見到未來的大舅子。

平日裡一向處事圓滑的鄭闊此時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了,拘謹又侷促的坐下來,兩隻手老老實實的放在自己腿上,“周大哥,實在不知道您今兒到,不然我就休假不去刑部了,讓您久等了。”

周子昂淡淡嗯了聲,擺譜,擺出了大舅子的譜兒,“在你們過來的這段時間,我基本上也把你和珊珊的事情聽得差不多了,我倒是也琢磨出來了一些味兒,比如說,我妹妹其實是你的退而求其次,如果你那訂了娃娃親的未婚妻冇有殺人,你們也該成親了吧?”

鄭闊在此之前也想過無數次和周子昂見麵的場景,冇想到,自己想象中的最差的結果突然就這麼猝不及防的出現了。

他知道,作為疼愛妹妹的哥哥,一定不會輕易的把這件事情揭開過去。

鄭闊誠實的說道,“周大哥,你在我麵前,我不可能撒謊騙你,是的,如果蘭花姑娘冇有殺人,可能我和蘭花姑娘就要成親了,因為我和蘭花姑孃的婚事是上一輩的父母定下的娃娃親......”

周子昂一方麵對鄭闊的誠實感到滿意,另一方麵又覺得妹妹的確是鄭闊的第二選擇,因此心裡有些憤憤不平,“所以我妹妹果真是你的退而求其次?”

鄭闊堅定的搖了搖頭,“不是,子珊不是次,我和子珊在一起,絕非周大哥口中的退而求其次,我喜歡子珊,子珊是我的內心深處關於情感的第一選擇,隻是我從小就揹負這太多的責任,理智淩駕於情感之上,習慣於壓抑自己內心的真正想要,活成了一個不開心的冠冕堂皇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