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樣吧,蕭北戰,你聽我說,我們給對方五年的時間,五年之後,如果你還是自己一個人,那就湊合湊合,給對方當個老伴好了。”

五年......

蕭北戰覺得自己能等得起。

可是他不喜歡明珠說的話,“怎麼就老伴了?我今年才三十三,五年之後不過三十八歲,你今年三十不到,五年之後也就三十四五,哪兒老?”

明珠不想和蕭北戰爭論老不老這個話題。

乾脆閉上嘴巴。

蕭北戰說完,還掰著手指盤算,“五年之後三十八,到時候生個孩子,孩子二十歲的時候,我也就不到五十歲,五十歲能抱孫子,倒是也不錯。”

聞言。

明珠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這想的未免也太早了點。

同時心裡也有些淒涼。

兩個人現在完全站在不同的感情氛圍中。

一個隻不過是隨口而言的應付,另一個卻當成了勢在必行的承諾。

明珠忍不住的抬起頭。

認認真真的看著掰著手指的蕭北戰,忽然覺得有些心酸,已經蹉跎了他五六年,難道真的還要繼續蹉跎他五年嗎?

蕭北戰注意到明珠的目光。

也抬起頭來。

糙漢子此時此刻也不知怎麼的心思就變得細膩了,“就算是騙我的,那也不能隻騙五年。”

明珠冇出聲。

目光看向遠方。

蕭北戰站起來,走到明珠麵前,忽然低下頭,明珠反射性的就將蕭北戰撂倒在了桌子上,一隻腿頂著蕭北戰腿中間,一隻手按著蕭北戰胳膊,另一條胳膊屈起來,小臂緊緊的頂在蕭北戰的脖子裡。

蕭北戰躺在桌子上,眼巴巴的看著明珠,“功夫見長。”

明珠訕訕的鬆開了蕭北戰。

蕭北戰卻趁機再次湊上去,在明珠的臉上親了口,明珠發火之前,蕭北戰已經輕功飛出去很遠。

明珠一臉嫌棄的用手背狠狠的擦了擦臉頰,“呸!”

心裡還在疑惑,蕭北戰怎麼能變成這樣?

殊不知。

蕭北戰變成如今這樣,都是軍營裡那些老兵痞的功勞。

一頓酒,無意之間得知他們家大將軍心裡有人,那一群老兵痞就開始出言劃策,一人一句,說的嗨了,倒是都被蕭北戰記在了心裡。

那千兒八百句的都彙聚成一句話,基本上就是:烈女怕纏郎,郎君得騷。

——

秦九月在平西侯府,陪伴了沈雲嵐小半個月。

天氣驟然變化。

剛剛立秋的時候,秋老虎來勢洶洶,幾乎比夏日還要炎熱,終於等到秋老虎跑了,一場秋雨之後,天氣又變得如同冬日一般的寒烈。

這一年。

基本上是冇有秋日的。

原本趁著秋高氣爽的皇家打獵,也不知道是因為皇上接連失去了兩個兒子還是因為天公不作美的緣故,通通取消了。

接下來大周朝的唯一一件喜事,那就是賢王娶了兵部尚書的女兒羅冰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