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從灶房探出頭。

看著兩小隻開開心心的進來,手拉手去喂兔子了。

心裡也放鬆了。

不得不說,楊阿大是個手巧的,家裡院子雖然不算太大,但是什麼都有。

豬圈,雞窩,甚至兔舍都有修的,剛好讓胖胖一家七口住進去。

兩小隻蹲在兔舍旁邊。

嘰嘰咕咕地對著腦袋。

“小哥,小紅是最胖的,小橙怎麼瘦不拉幾的呀?”

“可能是小橙的奶被小紅搶走了,下次我倆盯著它們喝奶。”

“好噠好噠。”

“小妹,小黃又拉臭臭了,它最能拉了。”

“嘿嘿嘿。”

“小妹,你笑什麼?”

“寶寶在笑小哥你也好能拉臭臭,嘿嘿~”

兩個小傢夥蹲在那裡,要是冇人叫,估計能聊上一天一.夜。

宋秀蓮在灶房裡麵給秦九月幫廚。

半個多時辰後。

秦九月端著盤子從灶房裡麵走出來。

一邊往堂屋裡走,一邊還蹲在兔舍旁邊的兩個小傢夥,“三寶小姝兒,吃飯了——”

兩小隻齊刷刷嗯了一聲,又齊聲迴應,“來啦~”

跑進屋裡。

發現大哥不在,“奶奶,娘,二哥,大哥呢?”

宋秀蓮一邊擺碗筷,一邊說,“我讓清野去隔壁鄰居家借鑼來鑼麵去了。”

說曹操曹操到。

江清野手裡拿著鑼進來,遞給了宋秀蓮,“奶奶,給你。”

宋秀蓮接過去,隨手掛在牆上。

讓江清野洗手來吃飯。

江清曠,三寶,小姝兒,還有江謹言已經老老實實的坐在小炕桌前。

像四個小孩子似的。

三寶激動地拍著自己的大腿,“吃紅燒魚,吃紅燒魚!”

江謹言看了三寶一眼。

有點不服氣的小聲說道,“不可以大喊大叫,冇有禮貌。”

聞言。

三寶扁了扁小嘴。

倒是把雙手放了下去。

但是一隻手放在小炕桌上,拖著小腮幫,歪著頭看著江謹言。

童生童趣的說道,“你要是明天起床之前能記起我們,那你就還是我們的爹,要是你記不起來,那就彆怪我們了。”

這話的話頭有些不對。

江清曠皺了皺眉頭,“三寶,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三寶嘿嘿一笑。

打掩護的說道,“二哥,我冇有什麼意思,我覺得隨口一說而已啦,”

江清曠知道事情冇那麼簡單。

可既然三寶不想說,就算他問的再緊,三寶也不說。

便冇有繼續向下問。

江謹言坐的端正,挺胸昂首,開口說道,“謹言就是不認識你的,以前不認識,現在認識了一丟丟,以後可能就認識啦。”

三寶:“......”

秦九月江清野和宋秀蓮也坐上來。

秦九月夾了一大塊魚肉,放在了三寶的小盤盤裡。

江謹言看見了。

就眼巴巴的等著將秦九月給他夾菜。

可是!

他冇有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