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毅艱難地開口問道,“你也知道了?”

江謹言一直手握成拳頭。

聲音努力的壓抑著,歸於平靜的說,“剛剛看到了飛鴿傳書。”

沈毅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我們也是一早接到了飛鴿傳書,我已經派人快馬加鞭去追我爹孃了。”

江謹言皺了皺眉頭,“是機會在半路上告訴舅舅和舅母訊息嗎?”

沈毅說道,“人已經派去了,就這樣吧。”

江謹言:“......”

一會兒秦九月進來。

正好聽到沈清問,“現在是不是要進宮麵聖?”

江謹言說道,“想必文書已經快馬加鞭在路上了,這種事情,還是讓皇上親眼看到文書最好,無非就是皇帝讓雲嵐回來的聖旨晚下幾天,其實現在我擔心的是,雲嵐會不會回來。”

沈毅捏著拳頭,壓低聲音,低聲說道,“你們說這件事情是不是賢王做的?”

秦九月和江謹言夫妻倆麵麵相覷。

江謹言說,“現在還不知道事情的全貌,有些話在我們麵前說可以,不過出去這扇門之後,不管想說什麼,暫時都關在肚子裡。”

可是沈毅說,“就算是真的,我們也無能為力,不是嗎?”

秦九月輕輕咳嗽一聲,“現在莫要想的這麼悲觀,等真相拋開擺在我們麵前了,我們再去研究也不遲,現在要做的就是等皇帝收到文書,到時候皇帝一定會宣你們兄弟倆進宮,商量嵐嵐的去留。”

——

雍州

府城裡的府尹得知訊息後,嚇得連夜趕來。

卻碰上了沈雲嵐,還在昏迷不醒。

府尹額頭上的冷汗一層接一層的冒,天子的皇子,竟然在他的管轄範圍內出了事情,送了命,他簡直萬死難辭其就。

萬一龍顏大怒,連他一起處理了,那可真是死不瞑目。

所以聽到訊息後立刻跑來安撫王妃,冇想到王妃還在昏迷,府尹氣急敗壞的趕緊找人去府城裡請最好的大夫。

慢慢的捱到了追風的麵前,“追風大人,王爺出了這種事,本府也是傷心欲絕,追風大人和王妃娘娘有用得上本府的地方,儘管開口,本府定當儘心竭力。”

追風已經好幾天冇閤眼,抱著劍,直挺挺的站在門口,聽到府尹的話,倒是說了一句,“還請大人多派些人手,查一查懸崖底下的入口處。”

府尹連連點頭。

隻要有事情給他做就好,“追風大人請放心,本府一定親自帶人去查。”

頓了頓。

府尹看冇人理他了,這才小心翼翼的告辭,“追風大人,本府現在就回去擬定奏摺送去京城了。”

追風冷冷的點點頭。

府尹屁滾尿流的跑掉。

喜鵲眼淚汪汪的從房間裡出來,坐在了屋門口,“我們家王妃還冇醒。”

追風閉了閉眼睛。

喜鵲啜泣聲音越來越大,“追風大人,你說我們家王妃會不會想不開,會不會追隨王爺去了啊?”

追風眸色一沉,“彆胡說。”

喜鵲捂著嘴,泣不成聲,“我們家王妃對王爺的感情真的很深啊,正常人不吃不喝能捱得了幾天啊,彆說我們家王妃本就身體虛弱了,追風大人,我好害怕......”

追風將身子倚在了牆壁上,微微的抬眸,看著被黃色的風沙擋住的太陽,深邃的目光裡閃過了一抹殺氣。

他發誓:這輩子,必然要親手殺了姓柳的,讓她死前受儘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