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後秦九月和江謹言一前一後地進了屋。

果不其然。

看到江謹言穿著襪子就進來,江清曠氣得渾身發抖,“我爹現在是什麼都不懂,可是你也不能欺負他啊,你憑什麼穿著他的鞋子,不給我爹穿鞋子,毒婦?”

秦九月聳了聳肩膀,“那你問你爹呀。”

說完,朝著江清曠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就出去了。

等秦九月出去以後。

江清曠立刻拍了拍炕,“爹,你快過來坐。”

江謹言很生氣。

他一隻手插腰,另一隻手指著坐在炕上的江清曠,“我現在告訴你,如果以後你再對我的姐姐大吼大叫,我就把你扔出去!聽到了冇有?!”

奶凶奶凶的。

江清曠無奈。

他長長的歎了口氣,要是他們知道......當年文韜武略的爹變成了現在不諳世事的孩童模樣,心裡得有多麼傷心啊?

怎麼會變成了現在這樣呢?

江謹言依舊奶凶奶凶的,“快回答!你還冇有回答我的話,你以後還敢對我的姐姐大吼大叫嘛——”

江清曠搖了搖頭,像哄小弟小妹似的,“不會了,你彆生氣了好不好?”

江謹言得意洋洋的哼了一聲,“謹言真棒,謹言去告訴姐姐,讓姐姐誇誇謹言。”

他又穿著襪子跑出去,大搖大擺的樣子,和曾經翩翩俊公子冇有一分一毫得相似。

江清曠拍了拍額頭。

爹啊!

你必須得早點醒過來。

大仇未報......

——

門外

大石頭上。

三寶和小姝兒背對背坐。

三寶抬起小胖手擦了擦眼淚,“小妹,為什麼你一點都不傷心啊,咱們的爹都不認咱們了,咱們是冇爹的小娃娃了。”

小姝兒隨口說道,“小哥,你不用難過,你也彆哭啦,過幾天寶寶去給我們找一個新的爹就是了呀,他不認我們,我們就不認他,寶寶去給哥哥找一個認我們的新爹。”

這話......

讓三寶吞了吞口水,“可是......可是爹隻有一個啊。”

小姝兒眨了眨眼睛。

小手拽了拽自己的小啾啾,“小哥,那......你有幾個娘呀?”

三寶語塞:“......”

也是哦。

他都有兩個娘,為什麼就不可以有兩個爹呢?

現在可以先找一個願意認他當兒子的新爹,等到舊爹想起他了,認他了,屆時再把新爹給送走。

那麼從現在到以後,他就都是有爹疼的小孩子了。

多好啊!

三寶激動自己的小機靈。

立刻轉過身,讓小妹也轉過身,兩小隻麵對麵,像傳授武功似的。

三寶興奮的問道,“小妹,你想去哪裡找一個新爹呀?”

小姝兒扁了扁小嘴。

這個問題......寶寶還冇有想好啦。

可是既然小哥問了......

小姝兒讓自己的腦袋轉轉轉,飛速的旋轉。

忽然。

晶瑩剔透的眼睛,倏地一亮,“小哥,有啦,我們就去哥哥們撿柴的地方撿個爹叭!”

三寶撓了撓後腦勺,“有點困難,不過......可以試試!”

兩個小傢夥相視而笑。

對於出去撿一個新爹這件事情,現在已經達成了重要共識。

三寶的心事似乎一瞬間了了。

他開開心心牽起小妹的手,進去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