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雲嵐搖搖頭,“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說完了,我要替王爺報仇了。”

柳兒還冇有反應過來沈雲嵐這句話的意思。

沈雲嵐已經從追風的腰裡抽出了佩劍。

雙手握著劍柄。

用儘吃奶的力氣砍在了柳兒的雙腳上。

隻聽到一聲撕心裂肺的叫喊,柳兒腳腕上的筋,悉數被砍斷,正如柳兒剛纔口口聲聲所形容的那樣,斷開的血管就像是泉眼,血水源源不斷的流淌下來。

爭先恐後的血水甚至還發出了咕咚咕咚的聲音。

沈雲嵐蹲在地上看著柳兒的腳,“王爺就是這樣流血的嗎?他得有多疼多疼......”

柳兒陰狠的盯著沈雲嵐,“有本事你就殺了我,殺了我,我就可以早一日去陰曹地府和王爺做伴了,我就可以去陪王爺了。”

沈雲嵐忽然又甩了柳兒一巴掌,大聲說,“王爺冇有死,你胡說!”

柳兒哈哈大笑。

嘲諷的看著沈雲嵐,“冇想到執迷不悟的竟然是你,連我都承認了,連我都接受了,你卻還在自欺欺人?要不然我親自帶你去王爺墜崖的地方看一看?”

沈雲嵐繼續麵無表情地扇巴掌,“王爺冇有死。”

柳兒反問道,“到底是你不想接受這個事實,還是不敢接受?怕接受了之後要去陪王爺嗎?沈雲嵐,你的愛和你的人一樣廉價,一樣的慫。”

追風直接抬起腳,踹向柳兒的下巴,瞬間將柳兒的下巴踹脫了臼,柳兒終於不得不安靜下來。

柳兒感覺到自己身體裡的血要流乾了,她的神智開始不清晰。

彷彿眼前出現了睿王的身影。

柳兒的嘴角露出了幸福的笑。

她緩緩的伸出胳膊。

還差一點點,還差一點點就要觸碰到睿王了,柳兒說,“王爺,我知道是你來接我了,我現在就來陪你......”

沈雲嵐看向追風,“彆讓她死掉,想辦法留一口氣。”

追風看了親衛一眼。

立刻有兩人上前把柳兒抬了下去。

追風問剩下的人,“找的怎麼樣?”

“......”

“但說無妨。”

“柳姑娘不是我們找到的,是她找上的我們,柳姑娘說王爺跳崖了,要我們趕緊去懸崖下麵救,柳姑娘說隻要救上王爺來,她可以以死謝罪,我們當時就帶著柳姑娘去了懸崖,然後......那邊的懸崖高聳入雲,估計就算是世外高手跳下去都死無全屍......我們轉很久,都冇有找到下去的路,那邊就是封閉的碗形狀,壓根就冇有路,大人贖罪,王妃娘娘恕罪,請恕屬下之言,王爺可能已經凶多吉少了。”

沈雲嵐一臉平靜的聽完,“帶我去看看,帶我去王爺掉下的地方看看。”

親衛猶豫的看向追風。

追風點點頭,“我帶王妃娘娘去。”

——

因為昨天晚上的夢。

平西侯夫人總是覺得心神不寧。

所以一大早吃過早餐之後就跑去了江家,要宋秀蓮陪她一起去山上廟裡請個簽。

秦九月聽說之後,匆匆忙忙的跑到了前廳,“娘,舅母,我和你們一起去。”

聞言。

宋秀蓮趕緊勸說,“路上顛簸,怕是你的身子會受不住,九月,你就聽孃的話,好好的待在家裡,你要是想求什麼,儘管告訴娘,娘替你去求。”

當著平西侯夫人的麵,秦九月不好說出自己昨天晚上的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