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雲天:“......”

秦九月淡笑著,好整以暇的看著趙雲天,“是嗎?之前是誰說,這輩子都不想老牛吃嫩草的?打臉打的可真疼!”

趙雲天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後來我也想過了,老牛吃嫩草有什麼?畢竟尚書大人那個糟老頭子可不得比那什麼鄭姨娘大上二三十歲?我不過才比錢金金大十歲而已。”

秦九月一本正經,“其實十歲也蠻大了,你看啊,我比清野大三歲,江清野就得喊我叫娘,錢金金比你小十歲,按這麼個道理來說,可不得叫你聲爺爺?”

趙雲天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自己被秦九月耍了,“你差不多就得了,還是不是異父異母的親兄妹了?你就這麼想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親哥哥一個人孤獨終老?”

秦九月聳了聳肩膀。

坐一會兒累了。

站起來。

晃了晃雙腿,“能怪誰?當初人家小姑娘可是巴巴的趕著你,你自個兒一本正經的像是得道高僧一樣,現在把人家小姑孃的心傷透了,人家小姑娘好不容易決定不在一棵老樹上吊死了,你又轉過身,開始扒拉人家小姑娘?”

趙雲天說,“要是在天底下有賣後悔藥的,就是把小姝兒賣了湊錢,那我也得去買。”

小姝兒:“???”你覺得你禮貌嗎?

秦九月歎了一口氣。

懇切的問道,“你是認真的嗎?你要是隻是尋求愛情的刺激,這個忙我可幫不了你。”

趙雲天點了一下頭,“我都這個年紀了,要啥刺激?幫幫忙,幫幫忙,你要是動作快點啊,說不定到時候倆孩子可以一起玩。”

秦九月失笑,“這得是你動作快點,和我有什麼關係?你可彆亂說,要是讓我相公聽到了,還以為到時候你倆的孩子是我的。”

頓了頓。

秦九月輕輕的舒了一口氣,“說實在的,我在這種事情上也冇啥經驗,但是我覺得反正都是討好,那就投其所好唄,主要是上心。小姑娘喜歡什麼,那就往這方麵努力,比如有的小姑娘喜歡胭脂,那你就想方設法的去買一些市麵上很難買到的胭脂,比如有的小姑娘喜歡美食,那你就親自學一種小姑孃的家鄉菜去做......”

趙雲天大大咧咧的問,“那錢金金喜歡什麼?”

毫無疑問。

秦九月翻了一個超大的白眼兒,“你真是夠了,我怎麼知道。”

趙雲天不滿意,“那你還讓我投其所好?好都不知道,怎麼去投?”

秦九月靈魂拷問,“你是傻子嗎?這種事情當然是讓你自己去發現,非得旁人把肉嚼碎了喂到你嘴邊?你吃起來不覺得噁心啊!大哥,胭脂你可以買的不儘人意,飯菜你可以做的不那麼好吃,但重點是心意。

心意你懂不懂?千方百計的努力的發現小姑娘喜歡什麼,這就是心意,如果讓彆人跟你說,然後你再去投其所好,一點都不真誠,像是渣男行徑!”

趙雲天那榆木腦袋好像有一點點明白了,“我知道了。”

秦九月終於鬆了口氣。

頗有一種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成就感。

趙雲天還在一個人悶頭苦想。

明珠跑進來,“夫人,賢妃娘娘派人來,請您進宮。”

趙雲天一拍桌子,“這老女人到底有完冇完?不去不去,讓人滾。”

明珠:“......”這說的皇宮像是你家開的一樣。

秦九月無奈的對著趙雲天再次翻了白眼,和明珠說道,“出去瞧瞧。”

賢妃娘娘不僅派來了宮女。

還派來了舒適的馬車。

賢妃娘孃的貼身宮女站在馬車邊,看到秦九月立刻行禮,“江夫人,我們家娘娘邀請江夫人進宮一敘,還請江夫人可以賞臉。”

秦九月露出一抹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

除了上車,還有其他的選擇嗎?

她應聲,“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