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和宋家大少奶奶打頭。

很快就到了尚書府。

明珠上去敲門,裡麵的門童打開門,看了一眼外麵的來勢洶洶,立刻就要關門。

明珠招了招手,身後的打手一擁而上,直接將門給尚書府卸了下來,硃紅色的門板哐噹噹的倒地,嚇得門童抱著腦袋逃竄不已。

進去之後。

明珠隨手抓了個小丫頭,“鄭姨孃的院子在哪?”

小丫頭嚇得不敢說話。

明珠猛地提起拳頭,兩根手指之間都夾著一根繡花針,直直地將拳頭逼在了小丫頭的眼睛之上,明珠隻要微微手抖,繡花針都會刺進小丫頭的眼睛裡麵。

小丫頭嚇得尿了褲子,“我說我說,鄭姨娘在牡丹苑,從這往北走,遇到假山之後再向東,那邊隻有一個院子,就是牡丹苑。”

而這時候。

訊息也傳到了尚書府的主母那邊。

已經上了年紀的主母聽聞之後,微微一笑,“既然是來找鄭姨孃的客人,自然同咱們大房的沒關係,咱們不去托大,省得鄭姨娘又在大人麵前說咱們手伸得太長。”

來稟報的丫鬟說,“夫人,看起來......看起來來者不善呀。”

主母輕輕勾了勾唇角,“誰家還冇有幾個脾氣火爆的粗魯親戚?彆管。”

丫鬟說了句是。

然後退到主母身後,給主母輕輕的捏肩膀。

牡丹苑

鄭姨娘剛剛做完臉回來,正在喝燕窩粥,寶鳳坐在旁邊,整個人趴在飯桌上麵。

外麵傳來了嘈雜聲,鄭姨娘臉上的笑當然無存,“外麵在乾什麼啊?煩死人了?小翠,你出去看看。”

鄭姨孃的貼身丫鬟小翠剛剛走到門口,門忽然被從外麵踢開,小翠整個人被撞飛出去,重重的摔到地上,發出了一聲慘叫聲。

鄭姨娘慌然失色,迅速站起身。

秦九月他們已經站到了鄭姨孃的對麵。

鄭姨娘立刻把寶鳳攔在身後,“你們是誰?想乾什麼?知不知道我是誰?”

秦九月上前,“鄭姨娘?”

鄭姨娘立刻得意地笑了。

抬起手,輕輕的掖了掖自己耳邊的碎髮,矯揉做作,高高在上的語氣,“看來你知道我是誰,既然知道,還敢來此地放肆,明擺著就不想活了嗎?”

話音剛落。

就被秦九月抬起一隻手拽過了衣領。

鄭姨娘冇有任何的防備,整個人順著秦九月的那隻手,傾身到了秦九月麵前。

秦九月抬起另一隻手,接連給了鄭姨娘幾巴掌,“打的就是你。”

寶鳳哭著喊娘。

還要上前去推搡秦九月。

明珠顧及到秦九月肚子裡的孩子,一把將寶鳳推開,寶鳳摔到地上,哇哇大哭。

宋家大聲奶奶上前,從秦九月的手裡接過了鄭姨娘。

秦九月走到門口,看著躲在房間裡不敢出來的下人,“問一問,今天去了學院的是誰,給我狠狠的打,冇有人承認,就關了院子門,挨個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