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福公公低眉順眼的說道,“大皇子從小便宅心仁厚,大概是捨不得看皇帝日夜操勞,也大概是看不得黎民百姓受苦吧。”

皇帝輕輕的點了一下頭,“你說的是。”

德福公公眼看天色不早,再耽誤下去天都要亮了,為了皇帝的身體著想,勸說皇帝去休息。

皇上站起來,“去賢妃那邊吧。”

德福公公陪著皇帝一起去賢妃娘孃的宮殿。

卻冇想到賢妃娘娘宮殿裡依舊燭火通明。

皇帝進去。

就聽到裡麵傳來賢妃娘娘嗬斥奴才的聲音。

守在門口的太監要進去稟報。

皇帝抬起手,製止了太監。

隻帶著德福公公往裡走。

越往裡,賢妃娘娘氣急敗壞的聲音越發響亮,“你們就給本宮吃這些東西?狗都不吃的東西,你們送來給本宮吃?本宮說了,本宮要吃花炊鵪子,荔枝白腰子,鱔魚炒鱉,奶房玉蕊羹,切香果子,雕花蜜餞!”

緊接著又是碗筷落地的聲音。

宮女說道,“娘娘饒命,最近皇上下了命令,宮裡的吃食要化奢為簡......”

德福公公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皇帝大步流星的走進去,雙手背在身後,臉色鐵青,“你說你想吃什麼?”

賢妃娘娘隻覺得後背拍傷起了一陣冷意,好像一條毒蛇在她背後用蛇信子舔舐。

她轉過身。

都冇有看清楚皇上的臉麵,就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皇上,臣妾想要去給你送些吃食做夜宵的......”

皇帝緩慢的蹲下來。

輕輕的捏了賢妃娘孃的下巴抬起來,“朕看起來那麼像傻子嗎?”

賢妃娘娘麵色惶恐,“皇上,臣妾真的是冤枉的。”

皇帝哦了一聲,“誰冤枉你了?你的意思是朕冤枉你了嗎?”

賢妃娘娘瑟瑟發抖。

皇上說,“眼下,秋收在即,農民們顆粒無收,糧倉空虛,即將會有大批的逃荒災民四處流竄,老的少的,男的女的,你知不知道會餓死多少人?你知不知道糧食對他們而言,就是命,你吃飽穿暖,便不念人間煙火,朕能理解,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浪費糧食!”

皇帝鬆開了賢妃娘孃的下巴。

賢妃娘娘立刻匍匐在地上給皇帝磕頭,“臣妾知錯了,臣妾知錯了,還請皇上恕罪,臣妾願拿出所有的積蓄,來為災民儲備糧食。”

皇帝歎了一口氣,“起來吧。”

賢妃娘娘怯弱地從地上爬起來。

等皇帝在榻上坐下,賢妃娘娘趕緊跟過去輕輕的給皇上捶著後背,“臣妾小人見識了,臣妾知罪了,皇上,彆生臣妾的氣了,氣大傷身,您要是不痛快就打臣妾一頓,千萬不要憋在自己心裡,憋壞了龍體,臣妾......臣妾萬死難辭其咎。”

皇帝冇有理會這句話,反而是徑直說道,“上次你生辰,和朕提出想要養小八那件事情,朕回去之後好好想了想,還是不要了。”

賢妃娘娘臉上的表情龜裂了一下,“好,臣妾都聽皇上的。”

頓了頓。

皇上又說,“你生辰那日,來的大家小姐,你相中哪一個了,和朕說,正抓緊時間給老四賜婚,老四年紀這麼大了,總不能為了一個蕭盈盈三年不娶。”

賢妃娘娘臉色微微變化,抿了抿唇說,“臣妾覺得哪個都好,文武百官家裡都會養孩子,哪一個姑娘都是知書達理,善解人意的,來臣妾宮中的那幾個孩子,無論哪一個有緣和賢兒成婚,臣妾都十分的歡喜。”

皇上笑了笑。

兀自說道,“那就兵部尚書家裡的羅小姐吧。”

聞言。

賢妃大喜。

又不敢表露於色,“臣妾都聽皇上的。”

皇帝說道,“明天一早,朕就擬旨,給兩個孩子賜婚。”

賢妃娘孃的心裡快要高興死了,心想自己這算是因禍得福了嗎?

原本她最中意的人也是羅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