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賢妃:“......”

皇上答應的很順利,賢妃娘娘心裡窩著火,又氣又恨。

第二天晚上守靈的時候,原本是平西侯和賢妃娘娘都在的,可是後半夜,平西侯出去了一趟,陰森森的靈堂裡隻剩下了賢妃娘娘一個人。

一個活人。

還有躺在棺材裡的一個死人。

棺材前麵供奉的供桌上的白色蠟燭燭光搖曳,燭火隨著一陣微風吹來,來回的盪漾,也就導致燭光映在牆壁上,映在地上的影子,也是變了形的搖擺著,有些猙獰的形狀,讓賢妃娘娘心裡慌。

她總覺得,魂魄就在她身邊不遠處,死死的盯著她。

賢妃娘娘快要怕死了。

雙眼緊緊的閉著。

整個人蜷縮成一團,心裡默默的念著:你彆來找我了,希望你下輩子能托生個好人家,我多給你燒值錢,我多給你祈福,我讓你享受了一兩年的榮華富貴,也算我對你不薄了......

平西侯站在窗外,看著裡麵賢妃娘娘瑟瑟發抖的身子,嘴角揚起了一抹嘲諷的笑。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做了虧心事,到處都是鬼。

——

駐守金石關的任命書下來,江清野樂嗬嗬的。

年輕人嘛,總喜歡一些挑戰。

除了江清野和江謹言之外的所有人,臉上都攏了一層惆悵的雲。

尤其是秦九月。

加上最近越發嚴重的孕吐反應,整個人在一兩天之內好像瘦了一圈。

任命書上寫著江清野五日之後啟程。

秦九月隻能一邊擔憂,一邊生氣,一邊不憤,一邊親力親為給他收拾細軟行李。

砰砰砰。

三聲敲門聲。

秦九月扭頭看過去,俏生生的江北站在門外,正朝著秦九月笑。

秦九月吸了一口氣,招了招手,“北北進來吧。”

江北坐下來之後,不好意思地瞥了秦九月一眼,然後打著手勢。

秦九月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你想和清野一起去金石關?”

江北眼睛亮亮的急忙點點頭。

秦九月告訴她,“那邊的環境很艱苦,過去之後是要受罪的。”

江北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怕。

秦九月嗐了一聲,“好吧,既然你想要跟著一起去,那就一起吧,過去之後如果覺得適應不了,就隨時讓江清野派人把你送回來,反正你又不是皇帝特意指明瞭要去的,彆委屈了自己。”

江北再次點點頭。

秦九月揉了揉江北的頭髮,小姑孃的頭髮巨多,“你也回去收拾一下行李吧。”

江北前腳剛走。

江清野後腳就來了。

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眼巴巴的盯著秦九月。

後者瞪了他一眼,眼神裡頗有些嗔怪和生氣,“你來做什麼?”

江清野一隻手托著腮,“江北想要和我一起去金石關,我不想讓她去,你幫我說說她。”

秦九月嗨了一聲,“不瞞你說,江北剛剛從我這裡離開,而且我已經點頭答應北北,讓她跟你一起去金石關了。”

江清野:“......”

少年有些急躁,“你幫我勸勸她吧,那種地方怎麼會是小姑娘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