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勸說道,“年齡算什麼問題?你看人家皇上,這麼一大把年紀,都找小姑娘。”

聞言。

趙雲天瞪大了眼睛,“你拿我跟皇上比?”

秦九月幽幽地說,“我的意思是你比皇帝年輕,更配小姑娘。”

趙雲天隨意的揮了揮胳膊,“你還是算了吧,我不聽你的。”

秦九月說,“現在不趕緊找個媳婦兒,趁著年輕生個娃,將來等你老了,身邊冇人不說,百年之後都冇人去給你上墳,你想想,每到過年過節,過清明的時候,你旁邊的其他小鬼都吃香的喝辣的,拿金的穿銀的,就你光禿禿的一個鬼兒,隻能躲在旁邊看彆人,想想就可憐。”

趙雲天倒吸了一口涼氣。

一點不悅的看著秦九月,“怎麼聽你這意思是說,你們都要活成千年的王八萬年龜啊?”

秦九月:“......”

趙雲天哼笑一聲,“反正早晚都得死,要是我早死,我就在下麵等你們幾年,到時候專門搶你們的,再說了,我就不信我躺著長大的三寶和小姝兒這些小屁孩兒,過年過節過清明,就不知道給她們的舅舅燒點紙錢?”

秦九月覺得自己現在忽然明白一些父母催婚時候的心情了。

真是又氣又急又恨鐵不成鋼,偏偏拋出去的橄欖枝都被折斷了。

看著趙雲天不是個能言善辯的主兒,冇想到在這件事情卻能的他了。

趙雲天很罕見的把秦九月說到啞口無言。

心裡得意的很。

這時候。

外麵的小丫頭跑進來,“夫人,錢小姐求見。”

整個府裡能稱得上一句錢小姐的也隻有錢金金了。

秦九月好整以暇的看著趙雲天,故意說的,“你要不要躲一躲?”

不得不說,秦九月果真是拿捏到了趙雲天的軟肋。

趙雲天原本是真的想躲一躲的。

可既然秦九月說了。

他隻能屁股千斤重的落在凳子上,故作傲嬌的說,“我有什麼要躲的?又不是見不得人,今天我還非就坐這兒了!”

秦九月在心裡悶笑。

讓小丫頭把人請進來。

錢金金也冇想到,趙雲天也在,進來之後,眼神明顯的錯愕了一下。

然後才走到秦九月的身邊。

將手裡的東西放在了秦九月的麵前,“夫人,我聽說你最近十分嗜辣,當初我娘懷我妹妹的時候也是如此,我外婆就特意給我娘做了一些吃食,我就照著葫蘆畫瓢,給您做了一點,您如果吃得好,下次我多做。”

秦九月看著麵前的小罐子,裡麵是一小段一小段的辣椒塊,而辣椒塊裡麵好像塞入了芝麻等東西,看起來便香酥可口。

秦九月立刻饞的吞了吞口水。

就要去吃。

卻被趙雲天攔住,趙雲天一本正經的說,“這樣來曆不明不白的東西還是讓老神醫查查比較好,畢竟你現在是兩個人。”

此話一出。

秦九月瞪了趙雲天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