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就硬著頭皮來請秦九月幫忙了。

旁邊的江謹言忽然冇頭冇尾的來了一句,“乾脆讓周小姐去吧。”

此話一出。

鄭闊無奈又嗔怪地瞪了江謹言一眼,“江大人莫要說笑。”

秦九月乾脆直接生氣地踹了江謹言一腳,“彆整天胡說八道。”

頓了頓。

秦九月又不好意思的說道,“按理說鄭大人開口了,都應該我親自跑去一趟......”

一句話還冇說完。

鄭闊和江謹言同時變了臉色。

鄭闊可不敢讓現在的秦九月跟著他一路奔波,更遑論是江謹言。

秦九月在桌子底下掐著江謹言胳膊。

示意江謹言不要開口。

自己繼續說,“隻是我最近身子也不太爽利,怕是在路上會耽擱了鄭大人的行程,這樣吧,我讓明珠過去,明珠辦事我放心。”

明珠在侯府基本上就是一個管家的作用。

秦九月也事事依賴她。

江謹言問道,“離開了明珠,能行嗎?”

秦九月想了想,“沒關係,大半個月而已。”

鄭闊急急忙忙的說,“如果事情順利,興許二十來天就回來了。”

江謹言隨口的詢問,“鄭鈞跟你一起過去?”

鄭闊恩了一聲,“順便回家給爹孃掃掃墓,等我倆回來,鄭鈞也要走馬上任了。”

殿試中,鄭鈞雖然冇能取得頭三甲,但是對於鄭闊來說,也算是成績喜人了。

最起碼被安排在了京城,有了一個飯碗兒。

——

潘玉和華錦正在繡手帕。

趙盼盼忘帶賬本了,回來拿上,正要出門。

潘玉忽然喊了趙盼盼一聲。

然後拍了拍旁邊的座位。

趙盼盼隻好走過去,“有事嗎?”

潘玉好奇的問道,“錢金金到底做了什麼事?被抓走之後,這麼久了也冇給送回來,會不會現在已經出事了呀?”

華錦想了想。

搖了搖頭,“應該不至於出事,就算是做了壞事,夫人和大人想要處罰也要告知皇上一聲。”

趙盼盼臉上露出一言難儘的表情,“就為這件事?對不起,我得先走了。”

趙盼盼起身便朝著院門口走去。

潘玉哼了一聲。

臉上露出了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感情人家攀上夫人了,就不把我們這些小姐妹看在眼裡了,說好了都是一條線上的螞蚱,結果人家哼哧哼哧的爬到了另一棵樹上,自然不用繼續跟著我們在線上晃晃悠悠了,要是錢金金那個不長眼的在出了事情,可就隻有我們兩個小姐妹相依為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