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闊落下頭,“好,江兄弟,救命之恩,改日再謝。”

江謹言不置可否。

更冇客客氣氣的說隻是舉手之勞。

秦九月心裡明白,江謹言和自己是一路人,幫了人就是幫了人,帶著目的幫的就是帶著目的幫的,如果不是日行一善,就一定要是對自己有益的,所以冇必要說太多冠冕堂皇的話。

鄭闊的馬車離開。

秦九月一隻手牽著周子珊,另一邊是玉無瑕,江謹言隻能跟在後麵。

敢怒不敢言。

秦九月問玉無瑕,“孃的身體怎麼樣?”

玉無瑕說道,“一切都好,娘就是很想你。”

秦九月撇撇嘴,“想我怎麼不跟著大哥一起來?”

玉無瑕無奈的笑,“讓我出來就很不容易了。”

秦九月點點頭,“這倒也是,大哥這次出遠門,是有什麼要緊事嗎?”

玉無瑕頷首。

認真的說道,“你離開之後,娘每天晚上都睡不著,都在思考玲瓏島未來的路要怎麼走,後來,娘想開了,說你說得對,她那一輩,甚至是我這一輩人到時候眼一閉,就什麼都不知道了,總不能把一些爛攤子留給後人,最重要的是......玲瓏島上前段時間有個小孩出生,本來是喜事,可是因為新婚夫婦冇出五服,所以小孩兒生下來不久被人發現,頭髮是白色的,眼珠子也是白的......”

白化病。

秦九月也許是懷孕的緣故,此時此刻聽著,心裡很不好受。

玉無瑕歎口氣,“我娘說不能這樣下去了,否則,遲早玲瓏島上都會是這種有缺陷的小孩子,我們不會討厭這種小孩兒,可我們不能因為我們自己錯誤的決定,讓這樣的小孩兒越來越多,現在我們可以照顧小孩,等到我們冇了之後,這些小孩又該怎麼照顧自己,怎麼照顧彆人?”

頓了頓,繼續說道,“娘讓我來跟你學學做生意,到時候放開島禁,玲瓏島作為一個家族,一個團結友愛的大家族,和外麵往來通親。”

秦九月欣喜不已,“太好了。”

江謹言麵無表情,“他有事瞞著你。”

秦九月:“哈?”

玉無瑕太煩江謹言了。

秦九月看向玉無瑕,後者繃著一張臉,“你不要聽他亂說。”

江謹言:“乾孃親口跟我說,讓你幫著給大哥找個嫂子。”

秦九月頓時眉開眼笑,“這是一定的,包在我身上。”

玉無瑕麵無表情,“娘開玩笑的。”

江謹言:“不是,乾孃就差說隻要是女的就好了。”

秦九月:“噗嗤——”

江謹言:“還有一個八卦。”

秦九月:“我要聽。”

江謹言掃了玉無瑕一眼,後者簡直了,冇有秦九月在的江謹言,幾乎幾桿子打不出一個字,有了秦九月在身邊的江謹言,就好像是玲瓏島上囉哩巴嗦的老婆婆。

煩死人了。

江謹言壓低聲音,“玲瓏島上有個叫阿青的,乾孃說本來想要撮合阿青和大哥的,結果人家阿青不樂意,說是想找個年紀差不多的。話多的。”

玉無瑕忍無可忍,“我以前倒是不知道你如此的婆婆媽媽。”

江謹言自然而然迴應,“一般人都不知道,我對外人和對家人截然不同。”

玉無瑕抓住話裡的盲點,立刻說,“妹子,聽到冇有,他根本冇有把我們當家人。”

江謹言:“你這人,報複性還挺重的。”

玉無瑕:“彼此彼此,我不婆媽。”

秦九月腦闊都疼了,這兩人加起來,頂多三歲,不能再多了,否則就是對同年齡小孩子的侮辱。

到了侯府。

秦九月問道,“你們兩個要是冇有吵夠,要不要吵完再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