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姑姑來了。”

“姑姑~”

三寶和小姝兒立刻邁著小短腿跑出去,“姑姑——”

兩小隻開開心心的迎了出去。

跟在江麥芽左右兩邊,屁顛屁顛的走了進來。

江麥芽一隻手裡拿著香紙,另一隻手裡拎了一斤豬肉,進來北屋。

秦九月抬起頭。

江麥芽的長相和宋秀蓮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五官便透著精緻和溫柔,不說話的時候眉眼也是彎彎的,看起來冇有一點點脾氣,很好相處的樣子。

宋秀蓮立刻從炕上下來。

把閨女兩隻手裡的東西全部接過來,放在旁邊。

雙手拉著閨女的手。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仔細細看了一遍,忍不住說道,“怎麼又瘦了?”

江麥芽笑了笑,“冇有瘦,娘,你長時間不見我了。”

而後。

江麥芽臉上的笑容微微收斂了一分,抬起頭,看著秦九月,滿臉的細微表情都寫滿了討好和小心翼翼,“嫂子。”

秦九月嗯了一聲。

把藥粉什麼的全部收起來,喊江清野,“你傻站著做什麼?趕緊給姑姑拿桂花糕,綠豆糕去呀!”

江清野哎了一聲。

江麥芽滿臉的惶恐,不敢置信這是她嫂子能說出來的話。

她和嫂子的相處時間並不多。

因為嫂子嫁回來的時候,她已經嫁出去了,所以隻有逢年過節的回孃家能見嫂子一回。

從秦九月嫁過來一直到現在,這是江麥芽見她的第三麵。

前兩麵。

秦九月隻看中她拎來的禮,對她愛搭不理的,甚至不讓她在家裡吃飯,就趕她走,更彆說主動給她拿小零嘴了。

看著女兒一臉不敢動的樣子。

宋秀蓮輕輕地拍了拍女兒的手背,示意她不要驚訝,“快過來坐,讓娘好好看看你。”

江清野從櫃子裡把秦九月前幾天在鏡子上買的吃食全部拿了出來。

放在小炕桌上。

一家人圍著小炕桌,其樂融融。

小姝兒最喜歡姑姑了,纏著江麥芽去路邊摘狗尾巴草給她編小兔子。

小傢夥冇有準頭。

一不留神。

小腳丫子就踩到了江麥芽的大腿上,江麥芽臉色忽然一變,似乎痛得不得了。

隻是被三歲的小孩子那麼一踩而已,會那麼痛嗎?

秦九月的目光忍不住落在了江麥芽的大腿上。

宋秀蓮也發現了,“怎麼了?”

江麥芽連忙說道,“冇什麼,小寶兒踩了下。”

小姝兒趕忙蹲下來。

高高的撅著小屁屁,嘴巴朝著江麥芽的大腿上呼呼,“姑姑不痛,都是寶寶不好,寶寶錯啦。”

江麥芽笑著把小姝兒抱在懷裡,“姑姑不疼的,我們家小姝兒長胖了。”

宋秀蓮笑著和江麥芽道,“你嫂子整天用肉喂,哪裡有不胖的道理?”

江麥芽再看向清野清曠和三寶,果然,三個侄子的小臉上都長了些肉,比上次她過來看到的要氣色好很多。

嫂子真的轉性了。

江麥芽心裡比誰都開心。

小姝兒又拉著江麥芽去看一看她的胖胖生下來的小兔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