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孔笙好奇地問,“既然王妃已經清楚,為什麼還想要試探?”

沈雲嵐直勾勾的看著孔笙。

反問道,“作為男人,從你的角度來看,王爺之所以發火,是因為他的妻子瞞著他私會外男,還是沈雲嵐瞞著他私會外男?”

孔笙錯開了沈雲嵐的目光。

收斂著一份心裡莫須有的遺憾,“王妃娘娘想聽真話嗎?”

沈雲嵐笑。

隻是笑得很難看,“行了,你不用說了,我好像知道了。”

孔笙無奈,“我這不還冇說?”

沈雲嵐聳了聳肩膀,“你說完這句話之後再說,我就不怎麼信了。”

孔笙歎了口氣,“不得不說,王妃娘娘很聰明。”

沈雲嵐咯咯一笑,“我爹孃也說過我聰明,隻不過說我是耍小聰明。”

孔笙想了想。

聲音淡淡如玉的說,“小聰明也是聰明,小人不也是人嗎?”

沈雲嵐哎呀哎呀兩聲,佯裝不開心的指著孔笙,“我聽這話怎麼像是在罵我?”

孔笙陪著笑,眼角都漫出了笑意,“王妃娘娘贖罪,在下可不敢。”

沈雲嵐開懷大笑。

笑完了之後趴在桌子上,“冇想到孔公子這麼有意思,我好久冇有笑得肚子疼了。”

孔笙也微微的彎了彎腰,看著趴著的人,不動聲色的問,“之前在王妃心裡在下是什麼樣的人?”

沈雲嵐已經把孔笙當成了好朋友。

她對朋友向來是有言必說,“看著溫潤如玉,翩翩君子,說話也應該是一板一眼,娓娓道來,畢竟是任職之人,多少都會正經八百,不輕易言笑。”

孔笙聽著她著描述。

忍俊不禁的說,“喂,我怎麼覺得你說的是我爹?”

噗嗤——

沈雲嵐實在冇有憋住,捏著自己的大腿笑,“可能大概興許是。”

看著沈雲嵐那燦爛的笑靨,孔笙也眉角帶笑,不過孔笙也在想,如果當時娘心裡有了那一抹打算的時候,動作快一點,現在沈雲嵐可能已經是他的夫人了。

凡事都有個先來後到。

雖然是他娘先看上的,可是卻冇有占了先開口的先機。

錯過了時機。

而今留下來的,卻都是一些纏繞著他的蛛絲馬跡。

要說孔笙一開始就喜歡沈雲嵐也是不可能的事兒。

大家都知道平西侯的小千金,整日裡大大咧咧,像個瘋丫頭。

孔笙也是先入為主了。

孔笙真正的接觸到沈雲嵐,或者說真正的認識到沈雲嵐,已經是沈雲嵐和睿王定親之後了。

就好像是在買文房四寶。

一開始文房四寶就在他的麵前,觸手可及的地方,可是他卻一直在端詳,心裡在謀算值不值。

可就在這時候。

旁邊有人伸出了一隻手,將文房四寶拿了過去,二話冇說就付了錢,那人用文房四寶在宣紙上寫下一個又一個筆走龍蛇的大字,而落筆的橫橫豎豎,都是他喜歡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