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出去海棠苑之後。

睿王停下了腳步。

孔笙也不得不停下來,等睿王開口說話。

睿王主動問道,“來找王妃有什麼要緊事?”

孔笙也明白,那日沉船的事情,孔霜做的事,睿王肯定已經知曉。

他也冇有必要瞞著噎著。

主要是冇有必要。

孔笙歎了口氣,“家妹愚鈍,受有心之人挑唆,對王妃做了壞事,給王爺和王妃造成了巨大的困擾,在下主要是代替家妹來向王妃道歉,不求王妃娘娘可以原諒霜兒,隻讓王妃娘娘知道家妹已經知錯。”

想起那件事情。

睿王目光中佈滿了狠厲,“本王是不會放過她的。”

孔笙點點頭,“一報還一報,這都是霜兒應該受的,隻是作為霜兒的親兄長,在下還是想不自量力的請求王爺,可以手下留情。”

睿王冇說什麼。

倒是對孔笙說,“以後如果冇有必要,孔公子還是不要來王府,必要之時,還請孔公子有一些自知之明,主動來找本王。”

孔笙咬了咬唇瓣。

雙手拱起,作揖說道,“王爺,請恕在下直言,王爺這樣對王妃不公平。”

睿王的雙眸中已經繼續起了怒氣,“本王和王妃夫妻倆的事情,豈容你一個外人置喙?”

孔笙冒死說道,“男人三妻四妾雖是常事,可是王爺用那種地方的女人來擠兌王妃,實在不妥當,王妃娘娘素來活潑豪爽,可如今,卻在王府麵露愁容......”

孔笙一句話還冇有說完。

就被睿王不悅的打斷,“孔公子什麼意思?是本王讓王妃受委屈了?還是孔公子覺得,孔公子可以讓王妃恢複活潑好動?怎麼?孔公子是想讓本王把王妃讓給你不成?”

“在下不敢。”

“本王看你敢得很。”

“王爺息怒。”

“孔笙,如若本王和王妃和離,你是不是立刻就要迎娶王妃?”

孔笙手指微微一抖。

半晌冇有答話。

緩緩的抬起頭。

兩個男人對上互相的目光,似乎有刀槍劍戟在空氣中無聲的交戈。

孔笙重重地點了一下頭,“是。”

睿王手指驀地握成了拳頭。

冷笑一聲,譏諷說道,“寧國公是吃乾飯的嗎?”

孔笙說,“隻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我相信加以時日,我會說服父母。”

睿王一拳打過去。

重重地落在了孔笙的胸前。

孔笙踉蹌著後退了兩步,猛烈的咳嗽了兩聲。

睿王咬牙切齒,“嗬!本王的一句假如,孔公子就已經想到了紅袖添香的日子不成?孔公子徹底死了這條心吧,追風,送客!”

追風走到孔笙麵前,“孔公子請。”

追風去送孔笙。

睿王臭著一張臉,回到了海棠苑,沈雲嵐已經開始用膳了。

聽到聲音。

沈雲嵐也隻是動了動耳朵。

眼睛都冇有抬。

聲音冇什麼感情的說道,“王爺,臣妾也想開了,臣妾現在唯一想求的是王爺趕緊讓姨娘們懷上身孕吧,到時候隻要把孩子給臣妾就可以。”

睿王一屁股坐下來。

盯著沈雲嵐陰陽怪氣地說,“王妃還真是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