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姝兒覺得此時此刻的孃親像極了學堂裡拿著戒尺的夫子。

立刻縮了縮小脖子。

緊緊的抱住了秦九月的脖頸。

秦九月反問道,“你說呢?”

趙雲天攤開手。

很抱歉的看了小姝兒一眼,“我說實話了啊。”

秦九月眉目一動,就知道不可能那麼巧。

趙雲天實話實說,“今天一大早小傢夥去學堂之前,拉著我偷偷說半個時辰之後,讓我去學堂後院的狗洞處等她。”

秦九月一臉的無奈,“所以你就答應了?”

趙雲天聳了聳肩膀,“她抱著我的大腿,又撒嬌又耍賴,我哪裡見過這個架勢?”

秦九月:“......”

她指了指趙雲天,又伸出食指狠狠的搓了搓小姝兒的眉頭,“這是最後一次,我再也不想看到下次了,否則,你們兩個一起挨罰,加倍懲罰!”

一大一小乖乖的點頭,“哦!”

秦九月好氣又好笑,把懷裡的小胖墩塞給了趙雲天,“進來吧。”

趙雲天抱著小姝兒走在秦九月後麵,說道,“平日裡背個幾百斤的麻袋都不覺得累,但是抱個幾十斤的孩子還真覺得累的胳膊慌。”

——

睿王府

睿王走進海棠苑,“王妃呢?”

喜鵲臉上一閃而過一抹驚慌,“王爺。”

睿王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又重複了一遍,“本王問你王妃呢?”

喜鵲臉上佈滿了糾結,小聲說,“孔家公子來了,王妃在接待他。”

睿王臉色微微一變。

大步流星的朝著廳堂走去。

門是開著的。

所以睿王還冇有走近,就看到了相談甚歡的兩人。

睿王幾步走上前去。

“王爺。”

孔笙起身行禮。

睿王淡淡的掃了孔笙一眼,“起來吧,隨便坐。”

說著。

睿王便在沈雲嵐的旁邊位置坐了下來,問孔笙說道,“孔公子怎麼會突然來訪?還是趁著本王不在的時候?”

孔笙微微一笑,儒雅斯文的說,“王爺說笑了,在下屬實也不知王爺不在家。”

睿王滾了滾喉嚨。

直接將沈雲嵐麵前的一杯茶水拿過來,幾口喝進去,“孔公子是有何要事嗎?”

孔笙抿唇,“也冇什麼,和王妃娘娘話了幾句家常,既然王爺回來,在下就不打擾王爺和王妃娘娘了,在下先行告辭。”

睿王自動起身,“本王送你。”

孔笙推辭不得。

兩人一前一後地走出海棠苑。

喜鵲連忙跑進去,“王妃,孔公子......到底要跟你說什麼事情,還要把我們支開,王爺他冇有生氣吧?”

沈雲嵐一隻手托著腮。

還能說什麼?

沉船的事情之後,她就再也冇有見過孔家兄妹。

今天孔笙貿然前來,是向她道歉的。

或者更加準確的說是代替孔霜向她道歉。

沈雲嵐肯定不會接受。

孔笙也冇有不舒服,反而還和沈雲嵐說,如果自己是沈雲嵐,也不會接受孔霜的歉意。

既然孔笙開門見山,說的磊落,沈雲嵐也不好意思將他妹妹做過的壞事轉嫁到他的身上,兩人就像往常一般說了幾句閒話。

其實沈雲嵐也不傻。

如果孔霜真的知錯,今天來到王府的就應該是兄妹兩人了。

孔笙一人前來,倒是把沈雲嵐也弄的不會了。

說實話。

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