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玨......

秦九月忽然覺得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裡聽到過一樣。

絞儘腦汁的想了想。

恍然大悟。

白玨,正是那天前去赴孔霜之宴的時候,無意間在路上遇到的被一群地痞流氓搶了銀子的年輕人,秦九月還借給他了二十兩銀子。

借條現在還在秦九月的錢袋子裡呢。

感情這也是一位才子啊。

大學士很快又敲鑼打鼓地離開了。

一家人臉上都掛著開心的笑容。

說曹操曹操到。

管家跑進來說是來了一位年輕的客人。

秦九月剛一出去。

就看到了朝著自己翩翩而來的白玨。

白玨看見秦九月,臉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抹笑,快走了兩步。

來到秦九月麵前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從腰間摸出來的錢袋子,把錢袋子遞給了秦九月。

儒雅斯文的說道,“多謝夫人出手相助,家裡人已經送來了銀子,在下第一時間特地前來還給夫人。”

秦九月眯著眼睛笑起來,“也祝賀白公子取得第三名的好成績,白公子的前途定然不可限量。”

白玨笑起來,“多謝夫人吉言。”

秦九月伸出手邀請白玨,“進來喝杯茶吧。”

白玨婉拒,“家裡來送銀錢的人還在外麵等著,改日吧,改日我邀請夫人。”

秦九月也冇有強人所難,把白玨送到門口,“白公子再會。”

白玨頷首。

正欲離開的時候。

大大咧咧的趙雲天,肩膀上馱著小姝兒,大步流星的朝著這邊走過來。

秦九月一瞪眼,這孩子怎麼又逃學了?

走進之後。

白玨眼睛一亮。

邁開步子跑上前去,“真的是趙大哥。”

趙雲天也頗為開心,“哈哈,白老弟,冇想到我們又見麵了。”

秦九月不可思議的眨了眨眼睛。

看了看趙雲天,又看了看白玨。

白玨急急忙忙的解釋,“夫人,在下進京趕考路過樹林,家裡隨從前來的侍從都被土匪劫殺了,身上的細軟銀錢也被搶走了,幸好遇上趙大哥出手相助,才讓在下保全了一條性命,趙大哥實乃是在下的救命恩人。”

然後又和趙雲天解釋說,“趙大哥,我聽你的話把你買來的駿馬賣了,又將身上穿來的衣服當掉,才湊齊了二十兩銀子,冇想到這二十兩銀子又在大庭廣眾之下被地痞流氓搶走了,多虧了夫人路過,借給了在下二十兩,才讓在下安心科考。”

全部解釋完了之後又說,“難道夫人和趙大哥是相識的嗎?”

趙雲天馱著小姝兒走到秦九月身邊,“還真是巧了,這是我妹子,異父異母的親妹子。”

白玨:“......”

忽然之間有點懵。

秦九月笑著錘了趙雲天一下,“彆聽他胡說八道,不過我們真的都是一家人。”

白玨撲哧笑出聲,“難怪夫人和趙大哥都有俠義心腸,原來你們是一家人,這樣更好了,改天我一定親自登門邀請夫人和趙大哥賞臉,讓我請二位吃一頓答謝宴。”

趙雲天揮揮手,“冇問題。”

白玨似乎還有其他的要緊事,就匆忙告辭了。

客人離開之後。

秦九月瞪著眼睛盯著被趙雲天馱在肩膀上的小姝兒。

小傢夥心裡有鬼。

兩隻小胖手緊緊的捏著趙雲天的耳朵,“娘,我就是......我就是偷偷跑出來想要看看二哥有冇有考上呀?”

頓了頓。

發現孃親的表情依舊如此,小傢夥弱弱的說,“綠蘿的哥哥也參加春闈了,綠蘿今日都冇有去學堂,夫子說綠蘿和家人一起在家裡等放榜呢......”

然後邊伸出兩條短短的小胳膊,笑起來,露出整整齊齊的小米牙,滿臉上帶著撒嬌的小模樣,“娘,抱抱,抱抱。”

秦九月撇了撇嘴角。

把小傢夥抱在懷裡,這都有些要抱不動了。

然後問趙雲天,“你在哪裡碰見她的?”

趙雲天撓了撓後腦勺,一臉憨憨的問道,“我要是說在小姝兒學堂後院的狗洞旁邊碰見的,你能不能信?”

秦九月一臉嚴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