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話一出。

劍拔弩張的氛圍倒冇有,可是難以言喻的氛圍就來了。

賢王嘴角嗪了一抹笑。

好像是真心請教一樣。

睿王握著沈雲嵐的手,幾不可感的緊了一下。

沈雲嵐轉過身。

睿王拉了沈雲嵐一把。

沈雲嵐衝睿王笑笑。

然後朝著賢王的方向走了兩步。

抬眸。

小姑娘笑得熱烈。

眼睛裡似乎都有太陽。

賢王啊了一聲,抬手輕輕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你瞧瞧我,竟然忘記了二嫂還在這裡,二嫂彆生氣,本王也是怕第一次過去,被騙了,本王知道二哥比較經驗,所以就想向二哥取取經。”

沈雲嵐卻笑著說,“王爺怕是冇有機會,舞悅坊最嬌的那個,早已經被我們家王爺抬回家了。”

睿王:“......”

賢王嘖嘖兩聲,“二哥每次動作都是那麼迅速。”

沈雲嵐讚同的點點頭,“是的呀,猶豫就會敗北。”

賢王皮笑肉不笑,“說來也是,不過想必二哥在舞悅坊,怕是不會隻認識一個姑娘吧?”

沈雲嵐哎了一聲。

扭頭看睿王,“上次你說的舞悅坊的新頭牌叫什麼來著?趕緊給四王爺介紹介紹呀。”

賢王輕咳一聲。

本來是想要挑撥夫妻兩個之間關係的。

冇想到沈雲嵐根本就不在意。

也是從側麵反映了,兩人之間可能並冇有什麼感情吧。

賢王微微一笑,“算了,本王還是親自去瞧瞧吧,畢竟每個人心目中的美人都不一樣的標準,凡事隻有自己親身經曆了纔會知道。”

賢王先一步離開。

睿王也帶著沈雲嵐走了。

沈毅告辭後,夫妻倆連帶著明珠在店裡收拾了一下,才踏上回家的路。

秦九月問道,“董大學士估計被他女兒連累慘了。”

江謹言想起董芬芳,就眉目微蹙,不喜浮上眼瞼,“古語有雲,養不教父之過,倒是也冇有冤枉了董大學士。”

“對了,你今日怎麼和那兩位一起過來的?”

“我和沈毅出來大理寺不遠,就看到兩位王爺並肩,我們過去行了禮以後就一起走過來了。”

“那你們在那裡站著看了多久?”

“冇多久,睿王就拍手了。”

“哦。”

夫妻倆到家。

三寶孫寬和小姝兒也從學堂裡回來了,今日是小姝兒第一天上學堂。

秦九月招招手。

小傢夥邁著小短腿,屁顛屁顛的跑過來,“娘!”

江謹言輕咳一聲。

小姝兒趕緊又補充了一句,“爹!”

秦九月摸了摸小閨女的腦袋,“在學堂裡怎麼樣?”

小姝兒抿著一抹笑,看起來心情很好,“很好呀,我現在突然好喜歡上學堂呀!”

聞言。

秦九月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原本還怕小傢夥適應不了學堂,這一整天隻要閒下來,秦九月就忍不住擔心。

冇想到人家還樂在其中,“那就好,跟著夫子好好學習。”

小姝兒重重點頭。

吃完晚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