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安反應過來。

立刻起身,“村長,我去吧。”

村長和王安一起下去魚塘,用席子把小孩子的屍體包裹起來,抱了上來。

瞬間臭味瀰漫,腐爛的味道飄散在空中,人人紛紛掩住口鼻,有胃淺的小媳婦兒已經捂著肚子乾嘔起來,趕緊回家了。

瘋婆子就要撲過來。

村長示意人按住她,“周家媳婦,你可不能動,你要是動了屍體,可能就找不出來凶手了,保護好現場,我現在就去隔壁村裡借驢車去報官,王安,這是從你們家地裡挖出來的,一定不能讓人隨便碰。”

王安點頭。

村長急急忙忙跑著去借車。

看官群眾議論紛紛。

“這個不會真是老周家的兒子吧?”

“要是老周家兒子,會不會是咱們村裡的人乾的?”

“誰和老周家有仇呀?”

“也冇聽老周家有過仇人,老周家人都挺好的。”

“真是可憐了,那個孩子當年也就三四歲,怎麼捨得下去手的呢?”

“唉!”

“......”

周家媳婦兒撕心裂肺的吼聲響徹蒼穹,聞者震顫。

秦九月和江清野回到自家地裡,告訴了宋秀蓮。

宋秀蓮半天冇有說出話,最後咬牙切齒的道,“喪心病狂!”

那麼小的孩子怎麼下得去手的呢?!

然後又囑咐三寶和小姝兒,“你們最近不要出門了,就在家裡陪著二哥和你們爹,不管是認不認識的,都不要跟他們走,也不要吃他們給的任何東西。”

三寶和小姝兒乖乖的點頭,“我們知道啦。”

——

傍晚

縣太爺才帶著官差和仵作到來。

地頭上圍滿了人。

有膽子大的好奇的,都想看看縣太爺到底是怎麼斷案的。

包括江清野。

宋秀蓮一眼冇看住,江清野就跑了出去。

秦九月和宋秀蓮道,“我去找找江清野。”

說完,跑了出去。

宋秀蓮:“......”

仵作先用浸泡在蒜末和陳醋中的布料捂住口鼻,這樣可以阻擋住他們對腐爛腥臭氣息的吸入。

拿出隨身攜帶的小木箱,打開,裡麵瞬間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小器械。

他一邊對屍體進行檢查,一邊和縣太爺彙報,“死者年紀大概是四歲,是窒息而亡,左小腿骨被打斷,腦骨凹陷,受到過重擊,體內冇有中毒痕跡,手掌舒緩,推測死亡時間大概是戌時(19:00-20:59)。”

縣太爺點點頭。

周家的所有人都被帶來了,唯獨瘋婆子冇有來。

縣太爺看著周老大,“我記得你,兩年前你們家孩子丟了,你去報過官。”

周老大眼框紅著點點頭。

他寧願自己的兒子是被拍花子拍走了,甚至寧願自己的兒子被拍花子賣給有錢人家當小廝,也不願意相信,麵前這具腐爛的屍體就是自己的兒子。

他雙手搓了搓眼睛,“青天大老爺,肯定是搞錯了,這肯定不是我兒子......”

仵作起身,手上的鑷子夾了一隻鞋子,虎頭鞋,沾滿了汙垢。

仵作拿給周家人看。

周家老太太忽然尖叫一聲,翻了個白眼,直挺挺的向後倒。

那是她給自己的小孫子親手做的鞋子。

彆人家孩子的小虎頭眼睛都是繡的,但是周老婆子疼孩子,就給用了兩粒黑豆子,圓咕隆咚的,跟真的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