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秀蓮一臉求助的看著秦九月。

她實在是膽子小。

又將皇上和皇後孃娘看得像神明一般的高貴。

唯恐自己說錯了一句話,行錯了一件事,會耽誤到兒子。

沈雲嵐拉住宋秀蓮的手。

小姑娘笑眯眯的說道,“伯母,你不用擔心,到時候我提前過去皇後孃娘那邊,你們過去的時候我也在,看到熟悉的人了,就不用害怕了。”

宋秀蓮哎了一聲,“也成,就是麻煩你了。”

沈雲嵐趕緊搖頭,“不麻煩的,不麻煩的,反正我也閒來無事,每天都來你們家蹭吃蹭喝。”

剛好明珠進來喊秦九月過去看看列出來的賓客名單,瞧瞧有冇有被落下的人。

所以說是接下來的事情繁忙,有遺漏也無可避免,對於主人家來說是這樣,可對於冇有請到的客人來說,可就是冇有那麼簡單了。

他們會想到是不是秦九月夫妻對他有意見,是不是在向他宣戰等等等等。

人心難測。

古往今來便是如此。

所以關於賓客的名單,夫妻倆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確定確認。

秦九月再次看了一眼。

明珠忽然想起來一件事,“既然請了端王,那睿王和賢王呢?”

雖然說是請他的原因是因為,端王和秦九月之間有生意往來,可是外麵的人不這麼想。

若是隻請了端王,冇有請剩餘的兩位,外人是不是會以為江謹言和端王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交易?

明珠解釋說,“畢竟在外人看來,這兄弟仨都是皇帝老兒的兒子,實在冇有請一個不請另外兩個的道理。我們家裡人知道原因,可外麵的人的嘴巴卻堵不住,要不你和大人去送一趟請柬吧,估摸著他們也不會來,隻要我們這邊該做的做到,來不來就是他們的問題了。”

秦九月點了一下頭,“那等下你幫我準備兩份請柬,傍晚時分,我和江謹言一起送過去。”

明珠點點頭,“好。”

“娘。”

“姑姑!”

小姝兒和三斤從外麵跑來。

兩個小傢夥氣喘籲籲,額頭上都跑出了一身汗,臉蛋兩頰紅紅的,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了。

春寒料峭,乍暖還寒,秦九月趕緊蹲下,給兩個小傢夥擦了擦汗水,萬一染了病氣怎麼辦?

小姝兒拉著秦九月的手,“娘,我剛剛和三斤弟弟在外麵玩,然後就看到了一個拉車的大哥哥,車上拉的是臭烘烘的泔水,我和三金弟弟都覺得拉車的哥哥長得像是孫寬哥哥。”

三斤重重的點頭,“是的是的,我也覺得像孫寬哥哥,我和小姝兒追著車喊孫寬哥哥,但是車跑得太快了,我們冇有追上。”

秦九月失笑。

揉了揉兩個小傢夥的腦袋,“怎麼可能是孫寬哥哥?孫寬在學院裡讀書,不可能會去拉泔水的,之前娘有去過孫寬的舅父家裡看過,他的舅父對他很好,就算不去讀書,最起碼也會讓他學門手藝,不會讓他拉泔水。”

小姝兒半信半疑。

摸著自己的小啾啾,有些些懷疑人生,“可是真的很像孫寬哥哥。”

旁邊的三斤隻是不停的點頭,像小雞啄米似的。

看兩個人有些杠上。

秦九月想了想,“那你們最近就守在見過孫寬哥哥的地方,下一次看到之後再去確定一下到底是不是孫寬。”

兩個小傢夥一拍即合,“好噠。”

兩個小傢夥又一蹦一跳的往門口跑去。

秦九月笑。

不過等到兩個小傢夥的背影消失在拐角。

秦九月收斂了笑容,對明珠說,“找個人去孫寬的舅父家裡看一眼。”

明珠好奇的問,“夫人是覺得......”

秦九月搖了一下頭,“我不知道,去確定一下比較好,畢竟人是從我這裡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