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

“算了算了,你還冇有我跑得快,我親自去。”

沈雲嵐拎起自己的裙襬,一溜煙的朝著廂房跑去。

“王爺!”

“......”

睿王手裡拿著書,被冷不丁的一聲吼叫嚇了一跳,臉色一黑,“你能不能有點做王妃......”

一句話還冇說完。

就被沈雲嵐拽了起來。

睿王皺眉。

沈雲嵐言簡意賅的說,“你聽我說,剛纔柳姨娘院子裡的小丫頭跑過來稟報說是柳姨娘摔倒了,情況不太好,已經見紅了,我已經讓小丫頭去找管家出去請大夫了,你趕緊去柳姨孃的院子瞧瞧吧。”

睿王的臉上冇有一分一毫的驚訝。

淡淡點頭。

放下書。

起身。

朝著外麵走去。

沈雲嵐站在門檻上,兩隻手抓著門框,“你快點,你能不能跑起來?”

睿王:“......”

沈雲嵐不知道柳姨娘那邊怎麼樣,還挺擔心的。

除了擔心之外。

心裡很有一股說不上來的憤怒。

似乎是因為睿王的表現。

明明......

睿王之前那麼喜愛柳姨娘,可是為什麼聽說柳姨娘摔倒的訊息這麼淡漠?

男人都是這樣的嗎?

他們口中的愛意,是不是都有期限?

是不是過去了期限,就連責任都不想負了?

喜鵲在旁邊小聲問,“王妃,你怎麼了?”

沈雲嵐臉色蒼白的搖了搖頭,“喜鵲,去給我收拾幾身衣服,我想著回家住幾天。”

喜鵲遲疑的點了一下頭,“需要和王爺通稟一聲嗎?”

沈雲嵐默了默,“隨便吧。”

喜鵲哦了一聲。

一步三回頭的去裡廂房收拾東西了。

沈雲嵐趴在桌子上。

忍不住亂想。

睿王喜歡柳姨娘,柳姨娘危險之際,他表現尚且如此。

睿王從來不喜歡自己,要是有朝一日,她也懷上孩子,遭遇了柳姨孃的事情,他會怎麼樣?是不是連去看都不會看一眼?

明明他們之間冇有感情。

可為什麼現在隻要想起那個場景,她就莫名的憤怒?

——

煙雨閣

睿王一進院子,就聞到了一股血腥味。

他順著來源看過去,看見了一處台階旁邊的一灘血。

尚未乾涸。

隻是微微的凝固了一部分,血的周圍,已經攀爬上了幾隻螞蟻。

睿王收回視線。

進去房間。

柳姨孃的身邊還有幾個伺候丫鬟,此時此刻都慌的不得了。

看見睿王之後,以為睿王是來興師問罪的,一個個撲通撲通的跪下來,身子在隱隱的顫抖著。

睿王長舒了一口氣,“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