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把小閨女抱起來。

小姝兒扭了扭屁股,“娘,你有冇有發現,我想你想的都瘦了。”

秦九月一臉無語地顛了一下小閨女。

抬手在那肉乎乎的小臉上戳了一下,一本正經的說,“是啊是啊,都瘦得我快認不出來了。”

宋秀蓮她們從車上下來。

秦九月往後麵看了看,“不是說和平西侯夫人一起去的嗎?夫人呢?”

宋秀蓮走到秦九月麵前。

把兒媳婦上下打量了一下,“瘦了。”

秦九月:“......”

之後,宋秀蓮纔開口說道,“在上一條街巷上就分開了,夫人回府了。”

秦九月哦了一聲。

宋秀蓮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忽然笑了起來,“說實話,要是放在一個月以前,我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想到侯夫人這麼平易近人,九月,改天侯夫人登門,你就知道了。”

已經知道真相的秦九月夫妻倆對視一眼,江謹言微微的搖了一下頭。

秦九月抱著孩子,看著家人們說道,“告訴你們一個好訊息,孩子他爹升官了。”

江麥芽哎呀一聲,“又升官了呀?感覺之前娘給哥改衣服,還是在不久之前啊。”

蕭山算了算日子,“大概是他倆去鬆州城之前,距今也不過兩個多月。”

江麥芽好奇的問道,“這次升了什麼官?”

秦九月:“你們猜。”

江麥芽搖頭,抿唇笑,像個小姑娘似的,“猜不出來,嫂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對這一竅不通的。”

蕭山說道,“我倒是在很久之前就聽聞說大理寺的少卿分兩種,一又稱為大理寺右卿,二又稱為大理寺左卿,右卿要比左卿的地位高一些,難不成是升到了大理寺右卿?”

秦九月笑而不語。

宋秀蓮那邊也用著急的目光看著秦九月夫妻倆。

小姝兒拍了拍自己圓咕隆冬的小肚子,奶聲奶氣的說,“我猜,我爹當上大理寺卿啦!”

宋秀蓮立刻說,“不許胡說。”

大概是認為這樣說不尊重宋太公。

秦九月哈哈笑了兩聲,“還真就我們家小姝兒猜對了,要怎麼獎勵你?”

眾人都驚愕在原地。

小姝兒眨了眨眼,“宋輝哥哥的爺爺是大理寺卿,他老是炫耀,現在我爹也是大理寺卿了,我爹和宋輝哥哥的爺爺一樣,我是不是和宋輝的爹爹一樣呀?”

小孩子總是有攀比心,和大人無關。

尤其是宋太公和江謹言都在大理寺。

難免就會產生一些誰更厲害的問題。

每次宋輝都會壓小姝兒一頭。

秦九月腦袋上滑下來幾道黑線,這到底是怎麼論的?

小姝兒簡直就是邏輯怪才。

三寶拉著江謹言,滿眼的孺慕之情,“爹,你好厲害啊。”

秦九月哎呦一聲,“行了,在大門口敘舊算什麼事啊?趕緊先回家。”

——

另一邊的平西侯府

侯夫人回家的第一時間,就去書房裡見了侯爺,“侯爺。”

平西侯連忙放下手中的毛筆。

抬起頭著急的問道,“回來了?怎麼樣?”

侯夫人歎了口氣。

走到了書桌旁邊。

輕輕的研墨,“侯爺,江夫人的耳朵後麵,並冇有侯爺所說的胎記,我害怕侯爺記錯了左右,特意將左右耳朵看了一下,都冇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