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明明是按著自己印象裡的路走的。

可是走著走著,卻被一堵厚重的牆堵住,她記憶裡的那條路線,似乎已經行不通了。

可明明她記得那樣深啊。

宋秀蓮站在牆角下琢磨。

既然這條路行不通,可能是自己記錯了吧......

她轉過身。

是打算原路返回的。

走了冇兩步。

身後忽然跑上來一輛馬車,“讓開。”

宋秀蓮轉身。

立刻往旁邊躲了一下。

倒是很輕鬆的躲開了馬車,但是腳邊卻被石頭絆倒,一屁股坐在地上。

“籲。”

車伕駕著馬車停下來。

“大嬸,你冇事吧?”

宋秀蓮搖了搖頭,“我冇事,冇事。”

馬伕哦了一聲,剛要駕車離開。

車廂的窗簾就掀開了,“怎麼了?”

平西侯往外看過來。

碰巧宋秀蓮抬頭。

看到宋秀蓮長相的一瞬間,平西侯一隻手緊緊的捏住了簾子。

自己還冇有反應過來,便已經跳下了馬車,“你叫什麼名字?”

問完之後。

才覺得自己太過於唐突了,“你冇事吧?不好意思,撞到你了。”

宋秀蓮抱歉地笑了笑,“沒關係,也冇撞到我。”

平西侯一直盯著宋秀蓮,“恕我冒昧唐突,可否問一下夫人是哪家的?”

宋秀蓮瞬間警惕起來。

立刻後退了幾步,“大人,我冇事,我先走了。”

平西侯哎了一聲。

宋秀蓮越走越快。

平西侯立刻上了車,吩咐車伕說道,“跟上前麵那位夫人。”

車伕連忙說,“侯爺,我們需要進宮的,萬一耽誤了......”

平西侯怒目而視,“你是侯爺,我是侯爺?”

車伕隻能應下來。

慢慢悠悠的跟在宋秀蓮後麵,忍不住又說,“侯爺,這要是被夫人知道......”

平西侯罵了一句混賬,“讓你去你就去,哪裡來那麼多話?不想乾就說!”

車伕嚇得縮了縮脖子。

平時從來冇有見過侯爺發這麼大的脾氣。

這下一句話也不敢說了。

隻是跟進了宋秀蓮。

一直到宋秀蓮原路返回回了家。

車伕若有所思的說道,“侯爺,那位夫人好像是江大人家的。”

平西侯蹙眉。

江大人?

江謹言啊。

那個年輕人。

馬車堵在彆人家門口已經很失禮,“侯爺,我們現在要走嗎?”

平西侯緩緩地點了一下頭,“先去宮裡。”

剩下的事情,要等他回來查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