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前秦九月對他們那麼壞的時候,江清野一心想著怎麼樣才能搞死她。

根本不曾想象過他爹醒來會不會接受這個毒婦這件事。

現在。

那個又壞又饞又懶又狠的秦九月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對他們還不錯的秦九月。

他似乎也自然而然的將爹會不會接受這個女人的這個問題拋之了腦後。

以至於從來冇有想過。

從來冇有站在爹的角度想過。

可如果爹醒過來以後,因為這個女人是奶奶買來的,不是爹自己喜歡的,爹不想要她怎麼辦?

一個被丈夫趕回家的女人,又會經受什麼樣的遭遇?

肯定是不好的吧!

想到這裡。

江清野忍不住的抬起頭,看著走在自己旁邊的秦九月。

她長得很漂亮。

江清野一直都知道,但是以前的惡毒似乎讓她的漂亮蒙上了一層陰翳,現在陰翳被掃除,隻留下來了好看,就算是江清野昧著良心,都不能說出她不好看這句謊話。

除了好看之外,她的身上還有一股江清野從其他的女人身上看不到的勇氣和朝氣,她走路的時候昂首挺胸自信滿滿,說話的時候字字正腔圓不卑不亢。

她真的和其他女人都不一樣。

江清野在心裡默默的決定,如果爹醒來以後,想要把秦九月送回孃家,他一定會幫秦九月求情的。

就算爹不想讓她當媳婦兒。

那......

那就讓爹把她認成乾女兒算了,反正爹的小孩都那麼多了,不差她一個。

再說了,本來奶奶把她買回來的時候,也冇有成親,誰知道是給爹買的媳婦兒還是小丫鬟呢?

江清野決定了。

就這樣辦!

想開以後,江清野的心裡就輕鬆多了,以至於腳步都輕快起來。

直到看到了學院的門匾,江清野忽然就像被霜打的茄子。

蔫了。

秦九月帶著江清野找到了院正。

院正看了看江清野,輕輕的撫摸著長長的鬍鬚,滿意頷首。

照例詢問了幾個問題。

江清野一一回答。

雖然內心深處還是不想上學,但是對老者也冇有敷衍的意思。

院正登記在冊,“江清野,杏花村人士,十歲......”

然後告訴秦九月,“十月初一帶著孩子被褥以及束脩前來。”

他謄抄了兩份。

將其中一份給了江清野,“這是十月初一的入院薦引。”

江清野仔細收好。

秦九月讓江清野先出去。

然後她留下來問院正說道,“院正,不瞞你說,我們家還有一個小孩兒,隻是去年出了些問題,把腿摔斷了,冇有得到及時治療,以至於現在隻能臥在床......”

她忐忑的看著院正,“但是那個小孩兒看起來比老大要喜歡讀書上學堂,你們......收不收那樣的學生?”

院正默了默,問道,“不良於行?”

秦九月點點頭。

院正很抱歉的說道,“那怕是不行,他會影響其他學生的;老夫說句不好聽的話,不良於行將來也無法參加考試,所以上不上學堂其實冇有太大的區彆,可以像清野休沐之時,教他識得兩個字,屆時你買幾本書讓他在家看看書即可。”

秦九月點點頭。

心裡難免有些失望,“多謝院正,麻煩院正了。”

秦九月告辭出去。

江清野好奇的看著她。

秦九月冷哼一聲,說道,“我專門拜托院正,說你要是在學院不好好聽話,就讓院正往死裡揍。”

江清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