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算是默認。

侯夫人一看這模樣,也就知道訊息並非是好訊息,“還是冇有信兒?”

平西侯問道,“你還記不記得前段時間我跟你提起過,說是南邊的一個府縣有個賣女人首飾的老闆娘說是看著蓉姐兒的模樣有些眼熟嗎?”

侯夫人立刻點點頭。

平西侯繼續說,“後來,她想起來了,說是自己小時候,十來歲吧,見過一個和畫像相似的女孩子在府縣行走,看起來很落魄,她母親還送了那個姑娘兩個肉包子。”

侯夫人欣喜的說道,“那這是好事,會不會蓉姐兒就在那裡住下來了?”

平西侯搖搖頭,“派去的人說,總覺得老闆娘似乎有事情瞞著。”

侯夫人不理解了,“這話怎麼說?”

平西侯手指敲了敲桌麵,“我讓他們繼續在當地探聽,若是蓉姐兒當初真的流落到了那邊,就不可能隻有一個人見過蓉姐兒,隻要見的人多了,事情就好辦了。”

侯夫人嗯了一聲,“這倒也是,希望可以早點有蓉姐兒的訊息,宮裡那位每天都要侯爺扮演兄妹情深,我知道侯爺也應付得很累。”

夫妻兩個互相握住手。

侯夫人拉著平西侯,“不管怎麼說,覺都是要睡的。”

——

睿王府

海棠苑

沈雲嵐將自己聽來的訊息都告訴了睿王。

兩人“同床共枕”幾天,也都習慣了對方的存在。

沈雲嵐趴在床裡麵,兩眼灼灼,興奮的說道,“我跟你說的基本上就是當天事情的全貌了,要不是真的發生了,這事寫在話本子上都有人覺得簡直是天方夜譚。”

睿王勾勾唇角,冇有接話。

不知道沈雲嵐忽然想起了什麼,兩隻手按在床上撐起了自己的身子,目光落在了睿王的身上,嘖嘖了兩聲。

兩個人相處這幾天。

睿王早就摸清楚了,沈雲嵐所有的肢體語言。

這會兒,怕又是不知道,把什麼聯想到了自己身上。

睿王無奈,“你又想說什麼?”

沈雲嵐說,“你們皇家人一個個的還真是癡情種,長公主是這樣,看起來你也是這樣。”

睿王好笑的反問,“你又知道了?”

沈雲嵐昂了聲,“你和柳姨娘啊,你從成親之前就惦記著人家,成親第二天就迫不及待的抬回了家裡,這還不叫真愛呀?”

睿王側了側臉,手指在沈雲嵐的鼻尖上戳了一下,“你知道什麼叫真愛?”

沈雲嵐眨眨眼睛,“你這是在嘲笑我嗎?冇吃過豬肉,我還冇見過豬跑?九月姐姐的報紙上,還有我從小看到大的話本子上,多的是男男女女之間的情情愛愛。”

睿王問,“那你給本王說說看。”

沈雲嵐翻了個身,舒舒服服的躺下來,兩隻手枕在自己腦後,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紅色紗帳,“喜歡就是不見的時候想念,見到以後想要天天見,看到他開心就開心,看到他難過也難過,就算有好多好多人阻擋,兩個人也是要在一起的,總之,他的一切動作都會牽動著我的情緒,這就是喜歡,就是真愛。”

睿王切了一聲,“你這是**裸的紙上談兵。”

沈雲嵐翻了個白眼,“你這不是廢話嗎?我要是有真愛,我還能嫁給你?我方纔都說了,冇吃過豬肉,我見過豬跑,你現在就說我紙上談兵,那你簡直是脫了褲子放屁。”

“沈雲嵐!”

“嫌我粗魯啦?那你趕緊去找你的柳姨娘呀,你的真愛大寶貝小柳兒說話嬌滴滴文縐縐,一點兒也不粗魯。”

“你瞧,本王不過是喊了一聲你的名字,你就這麼多的話等著本王,真當本王不敢動你?”

“那你動啊,動啊,你現在這樣子,下床都費勁,你還想動手打我?你試試。”

兩人就是典型的話不投機半句多。

睿王咬牙翻身過去。

“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