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暫時還不知道按什麼規則來分。

像他們家這樣的情況,這家一會兒分一會兒冇分的,也不知道會按一家還是兩家。

反正得跑去一趟才知道。

飯後。

宋秀蓮讓秦九月帶著幾個孩子過去。

秦九月想到昨天晚上的夢,心裡有些惴惴然,“我怕我會選到不好的地。”

聞言。

宋秀蓮笑了笑,“冇有不好的地方,有錢地主員外收的可都是實打實的良田,放心就是了。”

秦九月隻好帶著三寶和小姝兒去了村長家。

進門的時候,村長家的小院子裡已經站滿了村民。

七嘴八舌的問東問西。

聒噪的厲害。

秦九月一隻手牽著三寶,一隻手抱著小姝兒,找了一個角落站住。

又過了半盞茶的時間,村長看人來的差不多了,才敲了敲手裡的鑼,“大傢夥都甭說話了,先聽我說,今天讓大傢夥過來,是要告訴大傢夥一件喜事,過去十幾年中,每逢收成不好的年月,大傢夥為了活下去,總有賣田賣地的。

鎮子上原先最有錢的王員外,在杏花村買的良田最多,這個黑心的還特彆能壓價,但是在前幾年王員外因為通敵叛國被斬首示眾,這些良田就擱下了。

前段時間,縣衙裡的青天大老爺想到了咱們這些農戶,就特意幫咱們申請將王員外收的咱們這些良田,平均分給咱們村裡的大傢夥,不過醜話說在前麵,良田給了你,你想種什麼種什麼,想養什麼養什麼,可是你冇有資格賣。

接下來我就說一下規則,大家安靜下來——

為了公平起見,最近五年家裡娶過媳婦兒,添丁進口的,每家派一個代表者出來過來我這裡。”

這話一出。

大傢夥就不淡定了。

“村長,這樣也太不公平了,我們家孩子十二,那我們家這樣的正好是上不上下不下,我們也太倒黴了吧!”

“對啊,我家兒子明年就該成親了,我家媳婦明年才能進門,這樣的話那我家也分不到田地了,這也太欺負人了!”

“......”

村長敲了敲鑼鼓。

大聲說道,“咱們村向來有這樣的傳統,孩子出生就分地,隻是因為這幾年根本冇有多餘的地,所以纔沒給孩子分,你拿你十二的孩子來跟三四歲的孩子比,那你出來跟我說說,你兒子出生的時候我分了你多少地?讓你兒子一塊分也行,那你先把你兒子出生時候分給你家的地拿出來,順便把這三五年地裡的糧食收成也拿出來!

我是一村之長,這些地不管怎麼分,我都占不到便宜,那我要是挨家平分,豈不是更省事?就是因為那樣不公平,所以我想方設法想到了這個主意,偏偏是你們這些占了便宜的有意見,還真是稀奇了!”

村長一急眼,下麵的人都不敢說什麼了。

畢竟村長說的也對。

家裡有大孩子的,孩子出生的時候就分到了地,反而是這些近些年出生的小豆丁,都冇有分地。

於是大家都默認了村長的這個分配方法。

秦九月問三寶,“你還冇有滿五歲對不對?”

三寶立馬點點頭,“所以我們家可以分三塊地,娘,我,還有小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