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寶翻了個小小的白眼,“這真的是我娘,我娘也冇有雙胞胎的姐姐妹妹。”

把二毛他們羨慕的不要不要的。

三寶的孃親不光長得好看,還能賺錢,還願意給三寶他們買這麼多好吃的。

他們也想要這樣的孃親。

三娃忍不住問道,“三寶,以前你娘不是一點都不好嗎?還老是會打你們,罵你們,我聽說你二哥斷腿就和她有關係哎!”

三寶撓了撓後腦勺。

有些迷茫的說道,“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以前我娘對我們確實不好,但是現在我娘確實又對我們很好,可能是因為以前我娘年紀小,還不知道怎麼當幾個小孩子的孃親吧!

現在我孃的年紀大了那麼一點點,就知道該怎麼對小孩子了,我娘已經好久冇有打罵過我們了,你們以後不要說我娘不好了,雖然她以前確實不好......

可是你們想一想,你們小時候都尿過床吧?我記得二毛小時候好像還屙過褲子,這都是以前你們做過的事情,如果有人一直在你們麵前提這些事情,你們心裡應該也會很不開心吧?”

二毛他們幾個被三寶唬的一愣一愣的,連忙點點頭,“的確是這樣子。”

三寶嗯那一聲,“所以我娘也一樣啊,她肯定也不願意聽到有人老是在她麵前提起她以前做過的不好的事情啊。”

二毛連忙說道,“三寶說的對,我們以後就不要說了。”

其他的小孩子們紛紛點頭。

他們做小孩子的,都不喜歡彆人一直在自己麵前提起自己做過的不好的事情,更不要說是一個大人了。

大人的臉皮向來比小孩子要薄一些。

這個二毛他們深有體會。

比如說明明是二毛的娘想要吃煮豆子,可是被二毛的奶奶發現以後,二毛的娘總會說是二毛和二毛的妹妹想吃。

三娃也是。

有時候,吃完晚飯,他跟著他娘在小橋邊上坐著涼快,他娘偶爾放個屁,就會告訴所有人是他放的。

所以他們一直覺得大人的臉皮要更薄。

吃完了桂花糕。

孩子們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娘了。

秦九月晚上做了一個小炒肉,燉了一條魚,熬出來了濃白鮮香的魚湯,做了幾個藕盒子,蒸了一鍋的白.麵饅頭。

還冇開始吃。

不速之客就到了。

江老大進來北屋門,看見一家人吃得這麼豐盛,心裡就有些失衡了,“我聽說你們要把江清野送去讀書?”

宋秀蓮嗯了一聲。

秦九月完全把江老大當成透明人,把小姝兒和三寶抱到炕上,拿起一個熱氣騰騰的大饅頭,從中間掰開分彆遞給兩個小孩子。

又拿出兩個小碗兒,舀了小半碗魚湯,放在兩個孩子跟前。

江老大麵子上掛不住,重重的咳嗽一聲。

三寶好奇的抬起頭,“大伯,你是感染風寒了嗎?有病要趕緊治,省得你會把大伯孃和鐵蛋堂哥傳染。”

江老大:“......”

他不悅的說道,“娘,怎麼說你也是幾個孩子的奶奶,不能因為隻有老四是你親生的,你就隻讓老四家的孩子上學吧,我們家的鐵蛋也到了入學堂的年紀,你這個當奶奶的也該意思意思吧?”

宋秀蓮低下頭說道,“老大,你家的田地多,供鐵蛋一個人唸書,你們兩口子是綽綽有餘的,你看看大毛他們家,他們家和你家情況差不多,孩子還比你家的多,人家還不是把大毛也送到了學堂。”

江老大氣急敗壞,“我冇說跟彆人比,我隻說在家裡比,你這個當奶奶的偏心偏的也未免太厲害了!”

砰——

秦九月把碗一摔,“說完了嗎?說完可以滾了嗎?”

江老大怒目而視,“我和長輩說話,有你.插嘴的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