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驢車上還有其他人家的小媳婦兒,眼熱的看著秦九月,“老四媳婦兒,你怎麼又買這麼多糧食?你們家吃糧食這麼快嗎?還是你要用這些糧食做其他的營生呀?”

秦九月笑而不語。

三寶搶先說道,“王家嬸嬸,我們家人都可能吃了,就連我小妹小姝兒,一頓飯都能乾兩碗呢,就這麼點糧食,我們家人很快就能吃乾淨了!”

老王家媳婦兒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我信你個鬼!

在前麵趕車的老郭頭嗬嗬一笑,三寶真是個機靈的娃娃。

回到杏花村的時候,太陽已經落山。

村口的二毛他們看見三寶,就追著驢車跑,“三寶,你娘又帶你去鎮上啦?你們家又買了這麼多東西呀?”

三寶喜滋滋的點點頭。

等到驢車停下。

秦九月跳下車,把三寶抱下來,在三寶的耳邊說了幾句話。

三寶雙眸彎彎的開著秦九月,脆生生的說,“謝謝孃親。”

然後從買的吃食中拎出一小袋,“二毛,三娃,山生,你們過來,我娘買的桂花糕,我分給你們吃!”

這要是擱在往常。

幾個孩子非得瘋。

但是現在,幾個孩子卻怯生生的站在原地,不敢過來。

三寶好奇的問道,“你們是不是吃飽飯了,不愛吃了?”

幾個孩子不聲不響。

一直看到秦九月和江清野抬著糧食進屋,幾個孩子纔像餓狼撲食一樣撲上來,紛紛的朝著三寶伸出自己的小臟手,“三寶,快一點快一點——”

三寶恍然大悟,哈哈一笑,“原來你們是怕我娘呀,就是我娘來讓我和你們一起分享的!”

二毛吸了吸鼻涕,不可思議的問道,“真的嗎?”

三娃更是口無遮攔的說道,“你娘又懶又饞又小氣,他能捨得給我們吃桂花糕啊?”

三寶頓時跺了跺腳,“你彆這樣說我娘,你再這樣說我......我可就不給你桂花糕吃了!我娘從鎮子上給我買了好多好吃的,我娘還說等我再大一點就送我去讀私塾!”

“哇——”

幾個小崽子異口同聲,看待三寶的眼神裡充滿了羨慕,“三寶,你娘真好!”

三寶傲嬌的揚起小腦袋,“那是當然,我給你們分桂花糕。”

一個小孩子一塊。

秦九月和江清野再次從門裡出來。

幾個孩子下意識的即將要做鳥獸散。

三寶重重的咳嗽一聲。

成功的阻止住了孩子們奔跑的步伐。

幾個孩子乖乖的站住,對著秦九月,“謝謝江四嬸。”

秦九月挑了挑眉頭,“不客氣,你們是三寶的朋友,好朋友就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隻要你們和三寶好,以後家裡有吃食,我會讓三寶拿給你們。”

幾個孩子興奮的連忙說,“我們一定會和三寶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江四嬸,我們幫你一起搬糧食吧!”

秦九月失笑,“不用了,你們去一邊玩吧。”

幾個孩子看著秦九月的背影。

慢悠悠的挪到三寶麵前,小聲說,“三寶,你娘怎麼突然變這麼好啦?這真的是你娘嗎?會不會是和你娘為雙胞胎的你姨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