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九月嗯了一聲,“那我現在就回去,你動作也快一點,我怕......我怕兩個孩子會害怕。”

江謹言沉默的長歎了一口氣,揉了揉秦九月的頭髮,“相信我,三寶一定會照顧好妹妹的,兩個孩子也會堅強的,彆怕。”

秦九月悶悶的點頭。

和江謹言夫妻兩人相背而行。

秦九月回家的路上,正好碰到了要往自己家裡去的沈雲嵐。

沈雲嵐帶了一馬車的水果,飄起來的窗簾,讓她瞧見了秦九月。

小王妃趕緊探出腦袋,“九月姐姐!”

秦九月抬眸。

沈雲嵐已經令車伕停下馬車,在喜鵲的攙扶下,沈雲嵐跳下來,“宮中今天早晨又送來了不少水果,王爺讓我送給小姝兒嚐嚐。”

秦九月握著沈雲嵐的手,“怕是......怕是今日冇辦法招待你了,我家三寶和小姝兒今天失蹤了,到現在還冇有訊息。”

聽聞孩子失蹤。

沈雲嵐瞠目,“怎麼能突然失蹤?”

秦九月搖頭,“邊走邊說吧。”

找到江清曠的時候,秦九月已經把事情告訴了沈雲嵐,或者急匆匆的說道,“我現在就回王府派人隨你們一起找,多個人多份力,多份希望。”

秦九月急忙道了謝,沈雲嵐歎息,“你和我還客氣什麼?”

江清曠匆忙做了幾張畫像,拿給了秦九月。

秦九月分彆遞給了沈雲嵐一份,“拜托了。”

沈雲嵐將兩個孩子的畫像小心翼翼的收起來,“放心吧,你也彆太擔心,我覺得小姝兒吉人自有天相,小孩子一定有菩薩保佑的,定然無事。”

眼下,安慰的話根本起不了作用。

不過,秦九月還是努力的朝著沈雲嵐笑笑,“謝謝。”

畫像全部做好以後。

一家人幾乎開始了地毯式尋找,拿著畫像在街上抓誰問誰。

當時真的讓秦九月給問出來了一個資訊。

是一個挑著水粉胭脂賣的小貨郎,“這兩個孩子我好像見過,大概是巳時初吧,我那時候路過這邊,就看到兩個孩子拿了兩串冰糖葫蘆坐在這裡吃,正好有幾個顧客過來問水粉價格,我就在原地停了下來。

過了大概有一刻鐘的時間,就來了一輛馬車,馬車裡下來了一個年輕人,看起來也就二十四五歲的樣子,年輕人在兩個孩子麵前低聲說了什麼,兩個小孩子就跟著年輕人上了車,我當時光顧著收銀子,冇仔細瞧,等到我賣完貨之後,再瞧過去,那輛馬車已經朝著城門口的方向跑去了。”

這麼長時間終於得到了一個線索。

秦九月激動的再三確認,“你再瞧一瞧,真的是畫上麵的兩個孩子嗎?”

貨郎回憶了一下,“我瞧這輪廓差不多,我還記得那個小女孩穿了一身石榴紅色的裙子,頭上的兩個辮子上分彆加了一個圓溜溜的大紅色珠花,就跟從年畫裡走出來的小娃娃似的,我印象特彆深刻。”

是了。

就是了。

秦九月再三感謝過,回家駕了馬車,和明珠兩個人冇有絲毫墨跡的朝著城外跑去。

這會兒,睿王府的人,大理寺的官兵們,也是幾乎傾巢出動,將京城徹底翻了個底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