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真玉,和秦九月孃家同村。

八歲時候便可吟詩作對,是十裡八鄉聞名遐邇的小天才,就連府縣的達官貴人壽宴之時都去村裡請李真玉前去,小時候便為家裡賺了不少銀子。

那時候,村裡的老人家勸說李家人送孩子去學堂,可是李真玉覺得自己的學識比學堂裡的夫子要高得多,李家人也是如此認為,所以李真玉不僅冇有去學堂,反而繼續來往於有錢人家。

十二歲,考完縣試,成了一名小童生,可他的天才生涯也就到此為止了,之後參加的每一場考試都屢屢落弟,這時候他抱著最後一絲希望,進了學堂,可即便在學堂裡有了夫子教授,此後的考試依舊是敗北,敗北,還是敗北。

最終心灰意冷。

隻能依靠家裡的關係,在書院做了個先生。

如今二十有八,還冇有娶親。

李真玉在原地站了許久,勾了勾唇角,而後默默離開。

——

三寶蹦蹦跳跳的跟在秦九月身後,“到十月份大哥就可以去學院上學了嗎?”

秦九月點點頭。

看了小傢夥一眼,“我聽你奶奶說,隔壁王家村好像有私塾,五歲的孩子便可送去啟蒙。”

聞言。

三寶臉上燦爛的像向日葵一樣的笑容,忽然就偃旗息鼓了。

嘴角的弧度慢慢的消失。

實在冇想到吃瓜會吃瓜自己身上。

三寶伸出小手,比量出了四個手指頭,“娘,其實......我差五歲還有那麼一點點,你可以認為我現在隻有四歲的!”

三寶的小腦筋快速的旋轉著。

他還差一個月就要五歲了,所以他現在就是四歲,這一個月的時間他一定不能讓娘提起年齡的事情,然後等到他過了五歲,他就說自己六歲了,因為娘說五歲的孩子可以上私塾,那關六歲的孩子什麼事呢?

三寶覺得自己真是棒棒的。

這麼複雜的辦法都能讓他想到。

秦九月明白三寶的心思,小傢夥過去一直被原主奴役,都冇有和同齡的小孩子一起玩過,現在好不容易交到幾個朋友,纔在一起瘋玩了幾天,肯定不樂意去上私塾,

罷了。

等一段時間再說。

來到糧鋪門口。

糧鋪掌櫃的看見秦九月滿臉堆笑,他知道這個小娘子每次過來都會買上百斤的豆子,“小娘子又來了,這次還是老樣子?”

秦九月點點頭,“綠豆二百斤,黃豆一百斤,勞煩掌櫃的派幾個小二幫我送到鎮子口。”

掌櫃的連連應聲,“好嘞!”

掌櫃的很快就稱好了,二百斤綠豆,一百斤黃豆,讓秦九月過去看秤,“小娘子你看,高高的啊!”

秦九月說道,“每次都來買你家的,我相信掌櫃的。”

掌櫃的一邊紮緊袋子,一邊說道,“那倒是,咱們這可是細水長流的買賣。”

稱完斤兩以後。

秦九月付了銀子。

掌櫃的這一次冇有要小二們的辛苦費,讓店裡的小二免費幫秦九月把糧食都背到了鎮子口上的驢車上。

之後秦九月又帶著三寶在鎮上買了一些日常用品。

眼看的時候差不多了。

這才帶著小傢夥去鎮子口。

坐上郭叔的車,踏上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