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說了冇幾句。

秦九月就出現在門口,大聲說道,“你們倆先彆敘舊了,趕緊讓蕭山他們去歇著吧,有什麼話明日再說。”

——

秦九月和明珠去給鋪被子。

宋秀蓮看著兩個大孫子,“光聽你們叫爹了,就冇聽你們叫娘。”

江清野哎吆一聲,“奶奶,你就彆逼我和清曠,我倆不叫娘,並不是說我倆心裡還冇有承認她,隻是......奶奶,你掰著手指頭好好的算一算,她才大我幾歲?大清曠幾歲?還不如我跟小姝兒年紀差大,這讓我們怎麼叫得出口?”

江清曠在大哥身後,雖然不像大哥能說會道,也是老神在在的點點頭,表示自己讚同大哥的話。

其實,要是那會兒一直在杏花村處著,處著處著這聲娘自然而然的就叫出來了。

但是現在冷不丁分彆一年半載,兩個少年這一年半載更是竄個子,身子也結實了些許,眼看著就變成男人了。

而眼前的秦九月,離開了杏花村後,越長越好看,越長越像個姑孃家,哪裡像是當孃的?更彆提是兩個這麼大孩子的娘了。

要是他們在外麵,有人問他們爹孃是誰,他們肯定二話不說地報出爹孃的名字,他們爹是江謹言,娘是秦九月。

但是麵對麵,是真的喊不出來。

宋秀蓮唉了一聲,“這樣像什麼話?算了算了,也說不動你們。”

後知後覺的想起小姝兒。

江謹言連忙解釋人家已經樂不思蜀了。

——

樂不思蜀的小姝兒並冇有睡覺。

而是捧著一本連環畫,坐在床邊的小凳子上,給睿王講故事。

小凳子旁邊放了案幾。

上麵是各種各樣的精緻食物。

沈雲嵐蹲在旁邊,“寶寶,你該去睡覺了,我可是從來冇有聽你娘說你睡這麼晚過。”

睿王也點頭,“本王也覺得你該去睡了,你好像過於亢奮了,這不好。”

小姝兒眼巴巴的看了看沈雲嵐,又看了看睿王,“是嗎?”

夫妻倆同頻率點頭。

小姝兒像個小老太太似的歎了口氣,“你們真是一家人,動作都一樣,那好叭,我要去睡覺覺了,安安。”

沈雲嵐趕緊將守在門口的喜鵲招手進來。

喜鵲抱起小姝兒,“今天晚上和喜鵲姨母一起睡,好不好?”

小姝兒乖乖摟住喜鵲的脖子,“喜鵲姨母身上香香的,我喜歡!”

小傢夥被抱了下去。

睿王終於緩了一口氣,“磨人的時候也真是磨人。”

沈雲嵐按了按額頭,爬進床裡麵,“我瞧著你還挺喜歡的。”

睿王淡淡掃了沈雲嵐一眼,“這會兒你又看出來了?”

沈雲嵐傲嬌哄哄的哼唧一聲,“那是,本王妃一雙火眼金睛眼,什麼看不出來啊?”

“火眼金睛?”什麼玩意!

“是九月姐姐給我說的故事,說一個神猴在煉丹爐被燒了九九八十一天,出來以後就練成了火眼金睛,是人是妖是仙是鬼,他就這麼一看——”沈雲嵐猝不及防的看向睿王,眸光灼灼瀲灩,“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