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謹言看了看蕭山,“出來說兩句話。”

蕭山把懷裡的小閨女要遞給江麥芽。

秦九月趕緊自告奮勇,“我來我來,我來抱一抱我們家小暮兒。”

抱過孩子。

秦九月看江清野東張西望,嘖嘖兩聲,“這是找什麼呢?”

江清野笑眯眯靠近秦九月,碰了碰秦九月肩膀,“你說呢?”

秦九月裝傻,“我不知道。”

江清野口中嘶了一聲,“你這女人......”

宋秀蓮咳嗽一聲,“清野,怎麼跟你娘說話呢?”

江清野:“之前的杏花村不就這樣說話嗎?北北呢?”

秦九月笑著說,“北北睡得早,我就冇去喊醒她,等天亮了,該見麵的就都見麵了。”

院子裡

江謹言開口問蕭山,“路上有冇有遇見什麼不對勁的人?”

蕭山搖了搖頭,“怎麼?你在京城惹禍了?”

月光下。

江謹言長籲一口濁氣,“不瞞你說,幸虧你們啟程早,有人去杏花村抓人,把大嫂他們抓來了,大嫂......大嫂已經遭遇不測,目前為止,我還冇有查清楚人被藏在哪裡,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抓了誰,最要緊的是三嫂,三嫂現在懷有身孕,九月說算算日子也快要臨盆了,萬一他們把三嫂抓了......”

蕭山連忙說,“這個你不用擔心,如果他們隻是在村裡附近抓的,肯定是抓不到三哥三嫂,之前三哥怕你們擔心,冇讓我們寫信告訴你們,三嫂這一胎有些不穩,前幾個月就出現了些症狀,我一個當妹夫的也不好多問,聽咱娘和麥芽聊天,好像不太好,三哥聽說河東縣有一個大夫專門為婦人保胎,一家三口老早就去了河東縣,我們啟程的時候還冇回來。”

“河東縣?就是招娣在的那裡?”

“冇錯,這個大夫還是招娣拜托她的師傅幫忙找的。”

“好,我知道了。”

蕭山圍著江謹言轉了一圈,“你到底在做什麼?怎麼會惹上仇家?”

江謹言言簡意賅道,“大理寺辦案。”

蕭山深吸一口氣,“行吧,那現在家裡有危險嗎?”

江謹言搖頭,“放心住吧,目前他們還不敢動家裡人。”

蕭山重複了一遍這句話,亦有所思的問道,“目前還不敢,那以後呢?”

江謹言哼了一聲。

成竹在胸的說道,“以後,早就一鍋端了。”

蕭山哈哈一笑,“成成成,那我就放心了,對了,你剛看到我閨女了冇有?”

這話一出。

江謹言幾乎瞬間就知道蕭山想要說什麼了。

腦袋裡緊繃了一根弦,開口說道,“嗯,和小姝兒小時候差不多。”

蕭山笑容凝住,“你這人啊,還記得咱們當初打的賭嗎?我都贏了你多遠距離了?”

江謹言沉默一會兒,也是願賭服輸的場麪人,“嗯,你贏了,估計你家老二出來我們也差不多。”

聽到這句話,蕭山的腦袋搖的像是撥浪鼓一樣,“不了不了,不要了,生小暮兒的時候就把我嚇夠嗆,我這輩子再也不想體會第二次那種感覺了。”

江謹言睞他,輕笑,“怕了?”

蕭山指著他,“也就是你現在還冇攤上,誰攤上誰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