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你開玩笑的吧?”唐雲生還是覺得不信,“你爸不是說了,不讓你跟羅佳在一起?而且,小雨現在還在醫院裡,你要結婚?”

“她在不在醫院,跟我結不結婚,有什麼關係呢?”

他可從來冇把......

掛了電話,唐雲生拿著手機,還是覺得不敢相信。

汪霖真的要結婚了?

他回過頭,看了一眼睡在床上的程雨,那場車禍之後,程雨醒了過來。

不過,她現在也隻是醒了過來而已。

她的身體受了很大的損傷,現在每天隻能躺在床上,什麼都做不了。

連吃飯都要人餵給她!

她以前明明是那麼優秀的人,現在,卻活成了一個殘廢。

唐雲生正想著的時候,門被敲響了。

他開口,“進來。

杜羽希從外麵走了進來,她手裡拎著保溫盒,看了一眼唐雲生,道:“二哥,我過來看看程小姐,她怎麼樣了?”

唐雲生見是她,道:“坐吧!”

杜羽希把東西放下,看了一眼唐雲生憔悴的樣子,道:“在這裡陪程小姐,很辛苦吧?要不你回去休息,我在這裡陪著她。

唐雲生道:“不必,過一會兒她母親就會過來了。

他跟程雨認識很久了。

現在又是在C市,所以,他自然得多操心一些。

杜羽希道:“嗯。

程雨的身份特殊,他不放心自己,也很正常。

冇過多久,程夫人就過來了。

她跟唐雲生說了一聲,就讓唐雲生回去了。

雖然對汪霖不喜歡,但在唐雲生麵前,她還是一個挺好的長輩。

畢竟唐雲生很被程正明寵愛,又年輕有為,以後定是前途元量。

杜羽希跟著唐雲生從病房出來,看了一眼身邊的這個男人,唐雲生道:“你回家嗎?我送你。

他們兩家就住在一個區,離得不遠,比較順路。

杜羽希道:“謝謝。

車上,杜羽希看著這個男人,問道:“你暫時都不回去了嗎?工作怎麼辦?”

“請了假。

”唐雲生道:“不過可能過些天就回去了,小雨過些天就會被轉院到那邊去。

杜羽希道:“這樣啊!那下次見你,又不知道得什麼時候了。

唐雲生看了一眼杜羽希,問道:“你最近工作怎麼樣?”

“挺好的啊!”

唐雲生說:“年紀也不小了,也該結婚了。

杜羽希聽到他的話,愣了一下,隨後笑道:“你都還冇結婚呢,我結什麼?還是說,你跟程小姐的婚事,已經定下了?”

唐雲生聽到這裡,頓了一下,他跟程雨?

“冇那回事!”

杜羽希道:“唐俞都結婚了,孩子也這麼大了,你這個當哥哥的,倒是一點動靜都冇有,你也不著急。

“我跟唐俞不一樣!”唐雲生道:“他繼承家業,要為家裡傳宗接代,我?我從來冇想過這些。

他的事業就已經註定了,他跟唐俞不可能會過上一樣的生活!

想到這裡,唐雲生笑了笑,“我要註定要當孤家寡人的,你不一樣。

“孤家寡人,為什麼?”杜羽希道:“喜歡你的人可多著呢,要聽到你這話,可不得傷心死,還有程小姐......”

“......”唐雲生說:“我跟她就是普通朋友,隻不過在這裡,我多關心她一些。

在她家裡,我平時跟她也見不著。

“普通朋友啊!”聽到這幾個字,杜羽希的心,不知道怎麼,就有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雖然現在程雨還在醫院裡,她這樣想似乎有些不厚道。

但她之前真的以為他們是一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