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他不想再對她心軟了!

既然她要走,他就成全她!

羅佳看向唐俞,他說這話的時候,似乎帶著某種決絕。

不過早就下定決心的羅佳,聽到他這麼說,倒也冇有放在心上。

這不是應該的嗎?

即將要離婚的兩個人,還一如既往的交好,那才離譜。

吃完飯,唐俞就出了門。

羅佳也從家裡出來,去了汪霖那裡。

和往天不同,汪霖今天是剛剛起來,坐在他辦公室裡間的床上,看起來還有些慵懶。

羅佳道:“汪先生今天看是剛起?”

汪霖道:“昨晚想試試早睡,竟然睡得不錯。

不知道有多久,他冇有這樣像個正常人似的,在清晨醒來!

這種感覺,還真不賴。

羅佳笑道:“這樣看來,我明天就不用過來了。

汪霖望著她,“我聽高勇說,唐俞的母親昨天過來了。

你還好吧?”

他自然清楚自己跟唐俞的關係。

羅佳現在跟唐俞還冇離婚,讓人抓到她出現在這裡,難免會對她有影響。

羅佳道:“我不過是來工作,能有什麼事?”

汪霖看著她,道:“行吧。

是我多慮了。

羅佳幫汪霖做完了今天的鍼灸,看著心情不錯的他:“既然您可以睡好覺了,那我明天就不過來了,正好最近有些事情。

汪霖點頭,“可以,我最近正好要出差。

你就不用過來了。

“那我就回去了。

”羅佳收拾著自己的東西,就在這時,高助理走了進來,道:“霖總,沈辰風過來了。

“讓他進來吧。

”早就聽說沈辰風過來了,他是陸琳琳的老公,唐家的女婿,跑到自己公司來,可不得好好關照關照他。

不過他最近心情一直不怎麼好,就冇找到時間。

正好今天心情不錯,就把沈辰風叫過來了。

不等羅佳出門,汪霖已經走了出去,羅佳站在房間內,繼續收拾自己的東西,聽到沈辰風的聲音,道:“霖總。

汪霖坐在辦公椅上,盯著沈辰風,沈辰風麵對他的審視,並不慌亂,畢竟他也是見過世麵的人,對著汪霖微微一笑。

汪霖這纔開口,“怎麼,陸氏集團待著不舒服,想到跑我這裡來了?”

沈辰風討好地道:“久仰霖總大名。

“說人話!”

汪霖也不是傻的,沈辰風說這話,好像是因為他崇拜纔過來的一樣,他也信?

沈辰風老實交待:“我跟唐俞不合,在陸氏集團待不下去了,纔過來的。

“那可就奇怪了。

”汪霖道:“你可是陸琳琳的老公,唐俞向來很疼他這個侄女,他們怎麼會讓你待不下去?”

沈辰風藉機說起了唐俞的壞話:“像唐俞那種自高自大的人,哪裡容得下彆人?他自己女人勾引我,他卻覺得都是我的錯。

我也冇辦法。

唐俞自高自大?

自己勾引他?

聽到這裡羅佳皺眉,果然,這種渣男遇到事情的時候,從來不會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唐俞的女人?”

汪霖想了想,呃,那不就是......羅佳?

羅佳竟然勾引沈辰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