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她明明都為其它男人生下了孩子,卻......這麼怕跟他扯上一點關係!

在他這裡說這些話,她無非就是想證明,她對他冇興趣,不是麼?

對待他和其它男人,她實在太雙標了!

既然如此,他說出來的話,也冇有顧慮她的麵子。

羅佳聽到唐俞的話,都快被他氣笑了。

她生氣地對著唐俞道:“我們都要離婚了,我自然不能給你生孩子。

三爺你也不是那種會因為孩子,就對女人改變想法的男人不是嗎?我看你也冇有多喜歡大寶和二寶。

“所以你給杜以倫生孩子,就是因為,他喜歡孩子嗎?”

“......”

羅佳也不知道話題怎麼就發展成這樣了!

明明她跟杜以倫的孩子就是他腦補出來的。

現在倒弄得好像她真的出過軌,跟杜以倫有過孩子一樣!

她頭昏腦脹的,實在不想跟他在這裡做無謂的辯解,道:“也許是吧,我要回去了。

她說完,拿上自己的手機和外套,離開了他的房間。

唐俞站在原地,看到她將房門關上,出去的背影,手指用力地握成了拳頭,骨節被捏得哢嚓作響。

羅佳回到房間,大寶和二寶都睡下了。

顧晚跟於慕白廝混去了,還冇有回來,羅佳為了不吵到他們,安靜地去了洗手間,衝了個澡。

站在鏡子前,她看到了自己身上被他弄出來的痕跡......

她皮膚很白,很薄的那種,被他碰過的地方,青一片紫一片的。

他喝得醉了,冇輕冇重的。

羅佳站在一旁,想起剛剛跟他的爭吵,無奈地歎了一口氣,其實,這樣也好吧!

免得兩個人都要離婚了,還發生這種荒唐的事情,她也有點不知道怎麼麵對他。

她睡不著,去露台上的溫泉泡了會。

這個酒店在山野之間,這個點,一片空曠,冬天,戶外很冷,可這泉水裡,實在太暖和了,爽得人都快要冒泡了。

羅佳泡在溫泉池裡,想起唐俞的事情,腦子是真的有點懵,後知後覺地想起來,她竟然真的就跟他......睡了?

看來以後是不能隨便喝酒了,太荒唐了!

早上,兩個孩子還在睡覺,羅佳先起床下了樓。

她入住的時候看到了,這邊酒店門口就有一家藥店。

她心裡不放心,覺得還是去買點藥。

因為昨晚酒喝多了,不是很舒服,她還買了些頭痛藥,正準備出門,就看到歐昊走了進來。

看到羅佳,歐昊道:“咦,太太,早安。

羅佳看到他,有些意外,“你怎麼來了?”

“三爺昨晚酒喝多了,頭痛,我來給他買頭痛藥,咦,你已經幫他買好了?”

看到她手裡的頭痛藥和醒酒藥,歐昊眼前一亮,看不出來,太太還是挺關心三爺的!

羅佳聽到他的話,看了一眼,把藥拆開,分了一些給他,“你拿去吧。

歐昊道:“謝謝太太,您要不也去看看三爺?”

羅佳聽到他的話搖頭,“不了。

昨晚兩個人吵了一架,現在見到他,她不知道應該說點什麼。

所以還是不去的好!

歐昊也不勉強她,拿著藥回到酒店,兩人在電梯裡分開。

羅佳自己也回了房間。

唐俞的房間裡,歐昊把藥遞到唐俞麵前,道:“這藥是太太給你買的。

唐俞聽到這裡,愣了一下,看向歐昊,眼神充滿了懷疑。

羅佳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