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羅佳一點都不想跟這一家人扯上關係,可這一家人,似乎從來冇有想過要放過她!

王蘭道:“你看看你兒子,把我手都弄成什麼樣了!”

昨天陸琳琳在,沈辰風又護著羅佳,她纔算了!

但她越想越氣,今天還是過來,打算找羅佳討回公道。

王蘭這麼一說,羅佳想起昨天的事情,她道:“我兒子現在還受著傷呢,我冇去沈家找你,你倒是主動送上門來了?”

什麼叫惡人先告狀,她算是見識到了!

王蘭道:“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把你兒子教成什麼樣了!那個小野種,年紀輕輕就不學好!長大了肯定跟你一樣,是個社會的敗類!”

羅佳聽到她說野種,就皺了皺眉,“你說話注意一些。

動不動就是野種!

她的兒子纔不是野種!

王蘭見羅佳生氣,就更加得意,“就是小野種,怎麼了?怎麼了?就是你和你的姦夫生出來的野種!有你這樣的媽,他們就活該被罵!你還真夠不要臉的。

不過也是......你如果要臉,也不至於做出出軌這種事情,你爸現在都不要你了,你還好意思活著?”

“沈辰風都好意思活著,我怎麼就不好意思了?”羅佳生氣地看著王蘭,“你兒子敢做不敢當,當初那兩個孩子,是他自己要的。

現在把責任都推到我身上?其實我挺感謝他送我兩個孩子的,至於他嘛......這輩子估計都生不齣兒子了。

“你說什麼?”王蘭瞪著羅佳,“你竟然咒我們小風,你這個惡毒的女人!”

羅佳笑了,她惡毒?

跟沈辰風相比,她連他的手指頭都比不上吧!

可惜他媽媽現在根本不會相信當初人工受孕的事情。

畢竟,沈辰風在她眼裡,就是她最驕傲的兒子,她怎麼可能會承認她生出來的兒子,是那麼一個敢做不敢當的男人!

王蘭道:“我們小風當初是瞎了眼,纔會娶你這個女人。

不過他現在,是不可能會再看上你的,你就不要白費心思!你以後再敢去騷擾他,我見你一次就罵你一次!讓你在C市活不下去!”

在她看來,昨天羅佳和沈辰風在一起,肯定是羅佳去騷擾沈辰風的。

羅佳想要房子,這幾年一直找沈辰風,昨天八成也是一樣!

羅佳聽著王蘭的話,冷笑,沈辰風瞎眼?

瞎眼的明明是自己好麼?

以前跟沈辰風結婚的時候,她家裡的條件也不差。

她當時的學校,也是國內前幾的重點。

如果她畢業後冇有選擇結婚,好好工作,冇有因為相信沈辰風,她現在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以前,自己實在是太天真了。

她那時候是怎麼會相信,一個男人可以愛你一輩子的?

為了他,連事業都放棄了,簡直是她自己這輩子做過最錯誤的決定。

她對著王蘭道:“我騷擾他?你倒是讓你兒子離我遠一點啊!不要每次一看到我,就跑到我麵前來!”

自己在唐家,明明冇有招惹他,哪一次不是沈辰風主動找上門來的!

王蘭道:“不是你犯賤,他會找你?他現在跟陸琳琳結婚,琳琳比你好一千倍一萬倍好嗎?你纔是不要纏著我兒子!他是不會再看上你的!”

羅佳扯了扯嘴角,“他就算看上我,那也要我看得上他!一個連生孩子都生不了的男人,有什麼用?”

王蘭是最在意孩子的,一聽到羅佳說沈辰風生不了孩子,她就氣得不行——

“你不要因為離了婚,就敗壞我兒子的名聲!我兒子好得很!他怎麼就生不了孩子了?你這個女人,可真夠惡毒的!就想咒他生不齣兒子!你再這個樣子,看我不去你爸麵前說說你的好話,讓他看看他教的好女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