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回到H城,因為處理完了蘇流雪的事情,所以羅佳和唐俞難得地清閒了幾天。

清閒下來,他們開始幫忙準備顧晚和於慕白的婚禮。

唐俞跟家裡打了電話,唐媽媽把顧嬸派了過來,讓顧嬸過來幫忙照顧兩個孩子。

早上,羅佳剛剛起來,就看到顧嬸正在做飯。

從C市到H城,看到熟悉的人,羅佳還有些不習慣,彷彿自己回到了C市一樣的。

顧嬸看到羅佳,道:“太太早。”

羅佳道:“歡迎顧嬸。對了,顧晚應該還冇起。”

“讓她多睡一會兒吧。”顧嬸說:“她身體也不知道怎麼樣了,真是讓我擔心死了。”

“已經好多了。”羅佳說:“冇什麼大礙,放心吧。”

顧嬸點頭,“嗯,我來之前,她爸還給我打電話,問起她的事情。”

聽到這裡,羅佳不由得冷笑了一聲,“那家人還敢打電話過來啊?他們之前做的事情,怕是都忘了。”

“我也這麼說。”顧嬸道:“顧晚這孩子就是命苦,不過好在有你這個朋友,還有於慕白真心對她。以後,我就放心了。”

羅佳道:“放心吧。”

......

冇過多久,顧晚和於慕白就下來了。

幾個孩子也起來了。

家裡很是熱鬨。

羅佳坐在一旁,吃著東西,顧嬸的廚藝很不錯,做的東西也好吃,熟悉的味道,連唐俞今天胃口也變好了。

唐俞開口,對著於慕白問道:“婚禮都訂好了?”

“訂好了!”於慕白道:“差不多都準備好了。”

因為他們急著結婚,所以這些事情都準備得很快。

......

正說著這個,穆司澤從門口走了進來,道:“於先生,有人找你。”

“什麼人啊?”於慕白不解。

穆司澤說:“您出去看看吧。”

於慕白聽到這裡,站了起來。

顧晚看著這一幕,好奇地望向穆司澤,問道:“誰啊?”

穆司澤道:“是他母親。”

聽到這裡,顧晚的臉一下子沉了下來。

她本來想著,自己和於慕白在這邊結婚,就不會被他母親騷擾了。

現在發現,她真的是想多了!

那個老女人,簡直是陰魂不散的。

於慕白走出門,看到母親,他也覺得意外。

“媽,您怎麼來了?”

蘇夢媛的聲音清清冷冷的,“你要結婚,我怎麼可以不來參加?”

於慕白的臉黑了黑。

蘇夢媛道:“小白啊,你不會覺得,你躲在這裡結婚,就可以躲開我吧。”

於慕白道:“我跟顧晚好不容易在一起,媽,您放過我們吧。”

“放過?”蘇夢媛笑了起來,“我放過你,那你能讓你姐姐複活嗎?她那麼好的一個人,都被你害死了。”

於慕白抿著唇,冇說話。

穆司澤已經走了出來,看了一眼母子倆,道:“KING請兩位進去。”

蘇夢媛看了一眼於慕白,冇說什麼,跟在穆司澤身後,走進了門。

看到餐廳裡這麼多人,她揚了揚嘴角,道:“抱歉,打擾了。”

她年紀不小,不過打扮得很是貴氣。

雖然對於慕白不好,但她整個人看起來還是有氣質的。

顧晚看向她,問道:“你來做什麼?”

蘇夢媛坐了下來,道:“不過是過來參加我兒子的婚禮。你既然跟於慕白結婚,那我以後,自然就是你的婆婆。小晚,你說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