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樣瞞著她,趁著她什麼都不懂,讓她留在自己身邊,他內心反而有一種自責愧疚的感覺。

蘇流雪聽著他的話,抬起手來,手指落在他的眉心,“那你眉頭不要一直皺著了,看起來就不高興。”

“......”

徐之洋聽到她的話,揚了揚嘴角。

看著她像個小天使一樣的溫柔,徐之洋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就在這時,徐之洋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打開了一眼,發現是汪霖的電話。

徐之洋坐直了身體,接了電話,“喂。”

汪霖問道:“蘇流雪最近訓練得怎麼樣了?”

徐之洋說:“她狀態很好,應該不會影響到比賽。在這方麵,她是天才。”

就算她失憶了,絲毫也冇有影響到她的專業能力。

徐之洋這兩天都陪著她,對此很是佩服。

汪霖道:“那就好,你多上心點。過兩天帶她來基地查檢視,彆出問題了。”

“嗯。”徐之洋點頭,“蘇如煙今天帶著她去見了羅佳。”

“見羅佳做什麼?”果然,一聽到羅佳,汪霖的語氣就變得警惕了起來。

“蘇如煙說,羅佳的醫術很好,讓羅佳給蘇流雪治療。她說,如果羅佳不把蘇流雪治好,就代表羅佳能力不行。這個女人一直在給我們挖坑。”

汪霖聽到這裡,道:“她喜歡king,所以一直針對羅佳。做這些,無非就是想把羅佳趕出來。”

從一開始來找自己,到後來跑去為難唐俞的父母......

再到現在,蘇如煙所做的一切,都是衝著羅佳來的。

她似乎覺得,把羅佳從king身邊趕走,她就能夠跟king在一起似的。

可她從一開始,就用錯了方式。

尤其是現在,已經知道了king的身份之後,汪霖便也不再擔心什麼了。

他對著徐之洋道:“放心吧!羅佳不會有事的。”

“她是不會有事。”徐之洋道:“可她恨我恨得要死,她是巴不得送我去死。而且......她的醫術你是知道的。她應該很快就能夠讓蘇流雪好起來。”

汪霖道:“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你也冇辦法。事情已經是這個樣子了,你做好心理準備。”

畢竟......

蘇流雪的失憶,本來就是個意外。

之前的時候,他們就以為徐之洋死定了。

徐之洋偏偏還活到現在。

......

蘇流雪坐在一旁,嘴巴裡吃著棒棒糖,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著徐之洋。

對徐之洋很是信任。

徐之洋看了她一眼,她又立馬笑了起來。

眼神很是溫暖。

......

因為今天冇有被丁主任吵著加班,所以,羅佳準時就從研究室回來了。

她開車回到家裡,發現汪霖剛剛把兩個孩子送回來。

看到他這麼準時,羅佳很是佩服,“你這麼快。”

汪霖說:“不想他們在學校久等。”

羅佳道:“謝謝。”

“今天蘇流雪的事情,我都聽徐之洋說了。”-